首頁 » 民間故事:乞丐上門要飯,寡婦見他雙手白皙無繭,悄悄回廚房磨刀

民間故事:乞丐上門要飯,寡婦見他雙手白皙無繭,悄悄回廚房磨刀
2022/03/14
2022/03/14

新聊齋:秀才屠妖

明朝時,山陽縣鳳凰村有個女子名叫桂花,不僅身材凹凸有致,長得也是明豔動人,而且為人隨和、做事麻利,十裡八鄉心悅她的人不少。

桂花十六歲的時候,嫁給了隔壁村的張獵戶。人是她自己相中的,她覺得張獵戶勤快能幹,是個過日子的人。

卻沒想到,嫁過來沒過兩年,張獵戶就出意外去世了,桂花成了寡婦。

雖然是個寡婦,但是想娶桂花的人也不少。面對不少人的示好,桂花卻沒有輕易答應。在她看來,村裡的男人不管是樣貌還是能力或者性格,沒有一個能比得上張獵戶的。

自己再嫁,總不能找個不如前頭的吧?如果是那樣,還不如自己過日子。

這一天,桂花去山裡割野菜,天上突然下起了瓢潑大雨。慌亂之下,桂花連忙跑進了附近的一處山洞中。

山洞裡比較昏暗,桂花急匆匆往裡跑,突然撞到一堵肉牆,桂花「誒喲」一聲,差點摔倒。

對面的人連忙伸手拉住她,桂花站穩了,往後退了兩步:這才隱約看清了對面是一個年輕的男人,穿著一身書生打扮,身體雖然單薄,但是長得很俊秀。

桂花連忙福了福身子,說了一聲:「失禮了。」書生看到桂花,也很吃驚:這鄉野之地,居然有長相如此豔麗的女子。

因為雨一直下著,書生便和桂花閒聊了起來。書生知道了桂花是個年輕寡婦,而桂花也知道了書生姓柳,不久前剛剛搬到鳳凰村定居,今天本來是見陽光正好,來山上賞風景,不想卻突然下起了大雨。

一聽書生姓柳,桂花就知道他是誰了。上個月,村裡新搬來一戶人家,是個獨居的年輕男子帶著兩個家僕。

村裡人說,這個男人是縣裡大族柳家的旁支,單名一個玉字,因為父母去世而他一介書生又不通庶務,慢慢家道中落,但是也比尋常鄉裡人好過得多。不知道他為什麼沒有去縣裡依附著柳家本家,反而搬到村裡生活。

後來雨停了,桂花和柳玉兩人各自離去不提。

桂花繼續過著自己的寡婦日子,而柳玉則在村裡辦了個學堂,自己一邊讀書一邊蒙童。柳玉有秀才功名在身,束脩卻要得很低,有那家境十分清貧的孩子,父母去河裡捉幾條小魚送來,柳玉也就收下了學生。

因此,村裡的人都十分尊敬柳玉,恭敬地喊他柳先生。

在村裡人的心裡,柳先生就該找個書香世家的女子,或者大家族出生的小姐。卻沒想到,柳玉因為在村裡時常看到桂花,時間一長,就瞧上了桂花!

這可如同捅了馬蜂窩。原本村裡人對桂花的印象還挺好的。可如今,桂花在大家心裡的印象,就是不正經的女人!一個寡婦,不知好歹,柳先生這樣的讀書人,以後還要繼續科舉的,怎麼能娶一個山村裡的寡婦呢!

大家都覺得一定是桂花暗地裡勾引的柳先生。桂花本來對柳玉還挺有好感的,但後來發現村裡人都開始排擠她,桂花的心裡很不是滋味。

她也有她的驕傲,於是她找到柳玉說道:「柳先生,我一個農村婦女,大字不識的,根本配不上你這樣的讀書人。你有你的道,我有我的路,我們就不是一類人。我不想毀了你的前程,也求你別毀了我的名聲。以後不要再說那種讓人誤會的話了!」

柳玉滿臉通紅,連連告罪,然後告訴桂花,他是認真的,柳玉的聰明能幹他都看在眼裡,自己只是一個窮書生,沒有什麼配不配的,他準備過幾天就請媒人上門。

然而桂花不為所動,在桂花的認知裡:仗義每多屠狗輩,負心總是讀書人。柳玉現在看桂花合心意,等他以後中了舉人呢?中了進士呢?桂花的身份就會讓他感到難堪;就算柳玉考不中,和桂花生活在一起後,清貴的讀書人難免覺得村婦粗鄙庸俗,後悔了怎麼辦?

因此,桂花果斷地拒絕了柳玉。不僅如此,她還放出了消息,要二嫁。對方窮富不論,得是一個種田的好把式,最好勤快能幹、高大威猛,才合心意。

這話一出,倒是有不少莊稼漢心動了。這天,一個濃眉大眼、皮膚黝黑、身子健壯得像塔一樣的男子找上了門,他說自己是隔壁村的,自幼無父無母,只有一身力氣,只要桂花願意,男子當上門女婿都行。

這男子名叫朱旺,力大無比,抬手能抱起桂花家的兩個水缸;耕田的時候都不用牛幫忙犁地;劈個柴像打噴嚏一樣輕鬆,除了吃得多點,沒有別的毛病。

朱旺起初是隔三差五來桂花家,後來是日日上門,又過了段時間,乾脆住在了桂花家裡。

轉眼過去幾個月,桂花連外出都很少外出了,關門和朱旺過起了日子。

村裡人都說,這桂花也是個不知羞的,遇上個可心的漢子就什麼都不顧了,看來這婚事是板上釘釘了!

然而桂花躲在家裡,卻是有苦說不出。原本,她也以為朱旺只是個普通的農家漢子,她不能嫁給柳先生,嫁給朱旺也是個不錯的選擇。

然而有一天半夜,她聽到家裡的地窖裡傳來響聲。桂花疑心有人偷地窖裡的白菜,那可是她過冬的糧食!於是桂花點了蠟燭到了地窖:卻發現一個身形高大的豬妖正在大口吃著白菜!

原來朱旺不是人,而是豬妖。說起來,它原本是山上一頭普通的小黑豬,有次跟著豬爹在山上覓食,豬爹被桂花的前夫張獵戶謀害,它也被張獵戶捉住。

那時候,桂花見朱旺還算個幼崽,心生憐憫,就勸張獵戶放了朱旺。

後來朱旺在山裡無意中食得一枚妖丹,那妖丹是一隻狐妖的,狐妖和虎妖打架,妖丹掉落,被朱旺撿了便宜。

吃了妖丹後朱旺變成了豬妖,他將張獵戶滅口,後來虎妖找他麻煩,朱旺受了傷,就躲到了村子裡。

沒想到如今因為貪食白菜,被桂花發現。朱旺直起身子,對桂花憨憨地笑:「娘子,你種的白菜真好吃。你放心,我不會傷害你的,我要跟你好好過日子。」桂花嚇得渾身顫抖。

這之後,朱旺依舊如從前一樣對待她,只是把她關在家裡,不讓她外出。桂花一直跟朱旺周旋,好在朱旺頭腦簡單,暫時也沒有動桂花。

再說柳玉這邊,一開始他見桂花和朱旺打得火熱,心裡十分失望,想著慢慢將桂花忘記。然而後來聽人說桂花好久不出門,別人敲門,桂花也不應答,柳玉覺得有些不對勁。

這天,他來到桂花家門口,敲了敲門,呼喊桂花的名字。桂花在裡面聽到柳玉的聲音,怕豬妖生氣傷害柳玉,於是厲聲說道:「你好歹也是個讀書人,還要不要臉了!我已經有了新夫婿了,恩愛的很,你還上門來幹什麼,還不快滾!」

一番話,說得柳玉面無血色。他氣衝衝地往回走,走著走著,他覺得有些不對勁。說起來,在他的認知裡,桂花為人隨和,從來不是這樣言語兇惡的人。就算找了新夫婿,也不至於對他如此疾聲厲色。

柳玉斷定桂花有了危險。到了晚上,柳玉偷偷躲在桂花門口,借著月色,柳玉從門縫裡看到一個肥頭大耳、半豬半人的龐然大物坐在院子裡,桂花給他端來食物和酒水。

那龐然大物還說道:「娘子,你別喪著個臉,我雖是妖,但是也知道疼人的。等我傷養好了,去山裡把大王的位子奪回來,就帶你去山裡住,我做大王,你做夫人。」柳玉躲在門口,不敢動彈,等龐然大物進了屋子,他才敢離去。

次日,柳玉去了城裡,求了本家介紹了一個道士,那道士說道:「既然有人質在那豬妖手上,此番只可智取。」

到了傍晚,一個頭髮散亂、滿臉髒汙的乞丐在桂花家門口徘徊:「有人嗎?行行好吧,給口飯吃吧!」一邊說,一邊不停地敲門。

朱旺聽了大怒,要吃了乞丐,桂花好生勸慰他:「大王,我趕走他就是了,何必傷人命。」

桂花走到門口,打開門,對乞丐說:「你去別家吧!」

那乞丐卻伸出一隻破碗:「娘子,行行好吧。」

桂花見那伸過來的手,雙手白皙無老繭,覺得有些怪異,抬頭仔細一看:這哪是乞丐,這分明是柳玉!

拉扯間,柳玉將一個紙包塞進桂花袖口裡。桂花只做不知,揮手趕他:「沒有就是沒有,快走開!」說完關上門。

等桂花到了廚房,悄悄打開紙包,見裡面是一包藥粉。桂花將藥粉偷偷方進飯菜裡,那朱旺吃後,開始呼呼大睡。

朱旺剛睡著,柳玉就走了進來,問:「家裡有菜刀嗎?將刀磨得鋒利些。」

桂花問:「普通的刀怎麼能宰得動豬妖呢?估計連皮都割不開!」

柳玉說道:「不用擔心,我這裡有道士教的伏妖咒,配上處子身上的血液,就可以宰了豬妖!」

桂花急道:「可我不是處子之身了啊!」

柳玉紅著臉回道:「男女皆可,我可以。」桂花聽了,也紅了臉,連忙去磨刀。

等刀磨鋒利了,柳玉割開自己的手掌,血滴到刀上,柳玉念念有詞,朝睡夢中的朱旺砍去——咕嚕嚕,碩大的豬頭應聲落地。

桂花得救了。經此一事,她明白柳玉雖然是個文弱書生,卻膽氣過人,而且真心對她。

桂花的心裡再無芥蒂,嫁給了柳玉。無論別人怎麼說她,她也毫不動搖。後來柳玉考中舉人,桂花成了舉人夫人。

無論哪個年代,婚姻都要講個門當戶對,否則婚後容易引出各種麻煩。但愛美之心人皆有之,柳玉喜歡漂亮的寡婦,也是人之常情。桂花卻看得更深遠,不答應柳玉的追求,也沒有什麼錯。只是她看走了眼,才被豬妖趁虛而入。

柳玉雖是一介書生,但並非那種膽小懦弱的讀書人,在得知桂花有難後,勇於站出來,最終成功地誅殺了豬妖,二人也成就了一段好姻緣。

女人最喜歡的,莫過於敢為她挺身而出的男人。只有這樣的英雄,才能讓女人更有安全感,若男人自己都膽小如鼠,又拿什麼去保護身邊的愛人呢?
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