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» 民間故事:短工半夜被吵醒,見娶親隊伍太詭異,他感覺脊背發涼

民間故事:短工半夜被吵醒,見娶親隊伍太詭異,他感覺脊背發涼
2022/01/06
2022/01/06

故事發生在明朝正德年間,山東承宣佈政使司兗州府清河村有位單身小夥,名叫孫多平,名字中蘊含了平安多福的意思。小夥子不到二十,正是血氣方剛的年齡,天不怕地不怕,每天都感覺有使不完的勁。

清河村距離板橋鎮並不是太遠,孫多平經常去鎮上打短工,替人跑個腿,挑個東西,打打下手,只要有活就幹。孫多平幹活不惜力氣,很受雇主賞識,有時候雇主高興了,還會給他賞錢。

板橋鎮位于大運河畔,南來北往的船隻多,需要挑擔子幹活的人也多,因此孫多平每次去鎮上都會帶著一根桑木扁擔。俗話說「柿木案板槐木椽,桑木扁擔不磨肩」,說的是桑木扁擔柔韌性好,挑重物時,扁擔可以隨著挑夫的步伐上下晃動,對肩膀的磨損較小。

孫多平很喜歡這個桑木扁擔,他的爺爺和父親兩輩人都用這個扁擔幹活,如今傳到了孫多平的手中。「桑木扁擔用萬年」,這根桑木扁擔不僅結實耐用,而且浸潤了父輩的汗水甚至血水。父親當時把扁擔交給孫多平的時候,曾經自豪地說:「兒子,這根扁擔陽氣重,你帶在身邊,什麼妖魔邪祟都不用怕。」

孫多平原本膽子就大,有了這根扁擔後,也許是心理作用,孫多平的膽量更大了。有一次,他受雇主張大所托,從碼頭挑著貨物回雇主家。張大家離孫多平家不算太遠,路上要經過一片方圓幾十公里的樹林子。這樹林子樹高林密,大白天經過時都會感覺有點可怕。

孫多平和張大走到樹林深處的時候,忽然間從小路兩旁跳出來四個蒙面人,讓孫多平交出貨物。雇主張大嚇得腿哆嗦,可是孫多平竟然一點都不害怕。他放下貨物後,掄起扁擔就和蒙面人幹架,打得蒙面人落荒而逃。張大到家後,多給了孫多平兩倍的工錢作為感謝。

孫多平後來才知道,那幾個蒙面人是附近村裡的賭徒,身上一無所有,才冒險劫道,沒想到碰上了孫多平這樣的愣頭青。從那以後,這幾個賭徒似乎被孫多平打明白了,竟然痛改前非,再也不賭了,孫多平無意中竟然改變了這幾個賭徒的命運。可見,有時候打一頓比簡單地說教更管用。

經過這件事以後,找孫多平幹活的人更多了,孫多平天天樂開了花。雖然比以前更辛苦,但是掙的錢也更多。想著快要攢夠娶媳婦的錢,孫多平的幹勁更足了。這天,孫多平又碰上了張大,上次張大靠著孫多平救下的貨物大發一筆,如今在鎮上租了間商鋪,生意做到鎮上來了。

等孫多平給張大幹完活,張大不僅多給了錢,而且說什麼也要留下孫多平喝兩盅。酒桌上,張大對孫多平感激不盡,同時深深佩服孫多平的膽量,這讓孫多平更有了豪氣沖天的感覺。等喝完酒,張大擔心路上不安全,想留孫多平住一夜,但是剛在酒桌上被吹捧的孫多平,根本不在乎,扛著桑木扁擔,告別了張大。

回家的路上仍然要經過那片大樹林。此時天色已黑,若是旁人,此刻決然不敢進去,可孫多平是誰?他想起上次趕跑蒙面人的事,嘴角露出得意的微笑,于是借著酒勁,晃晃悠悠地步入樹林。還沒走到一半,酒勁上來,孫多平有點堅持不住了。他硬撐著走到一棵大槐樹下,不顧蚊蟲叮咬,靠著大樹休息,卻不小心睡了過去。

迷迷糊糊中,孫多平感覺遠處傳來若有若無的嗩呐聲,他一個激靈醒了過來。月光下,他看見遠處影影綽綽,好像還抬著一個花轎,向孫多平的方向走來。孫多平不知道是人是鬼,他毫不猶豫地爬上槐樹,順手把扁擔提了上去。

人影越來越近了,嗩呐聲也停住了,最前面的兩個人提著燈籠,中間果然是一頂花轎。難道是半夜娶親?可是這情形為何如此詭異呢?尤其是這些人不僅沒有一絲笑意,反倒是不斷傳來哭泣聲。難道是鬼娶親?

想到這裡,孫多平感覺脊背發涼,手裡握緊了扁擔。娶親隊伍就在前面不遠處一個新墳面前停了下來。孫多平這才發現,原來自己剛才睡覺的地方,距離墳地竟然如此之近。孫多平膽子是大,可仍然是個人,如此詭異的情形,讓他手心裡都是汗,生怕被發現。

此時,新娘被拉了出來。月光下,孫多平看到新娘沒有蒙紅蓋頭,嘴裡仿佛塞著東西,說不出話來。接著,新娘又被按在墳前,對著墳堆磕頭。孫多平感覺不對勁,這不是鬼,是人。他聽說過配冥婚的事情,難道他們在配冥婚?可是這新娘子是活的啊,而且很明顯是被逼的。

接下來的一幕讓孫多平感到吃驚,因為他發現人群開始挖掘墳墓,而新娘子則極力掙紮。等到眾人挖開墳堆,打開棺材,孫多平恍然大悟,原來他們是準備將新娘子扔到棺材裡再埋上。孫多平怒火中燒,直接從樹上跳了下來,手握扁擔,哇哇怪叫著沖向人群。

大半夜突然沖出來一個陌生人,把墳地裡的人都嚇壞了,有個年齡大一點的老婆婆當場白眼一翻,暈了過去。有個膽大的人舉起鐵鍬要打孫多平,早被孫多平用扁擔拍倒在地,接著又有兩個人被孫多平用扁擔掄倒在地。趁著眾人還沒有反應過來,孫多平上前一手背起新娘,一手拿著扁擔,一路狂奔。

孫多平是幹苦力的,背著一個弱女子毫不費力,而且他對地形很熟悉,等後面的人反應過來後,孫多平早就跑沒影了。等孫多平回到家,取下女子口中的布,女子大哭起來。孫多平急忙把母親鄭氏叫出來,讓母親安慰她。女孩子抱著鄭氏,渾身發抖,好半天才平靜下來,講述了事情的經過。

女子姓王,小名倩兒,家境貧寒,母親早逝,父親王二是個酒鬼。他們村有個財主周員外,周員外的兒子周小寶體弱多病,為了給兒子沖喜,周員外托媒人提親。儘管周員外的聘禮很貴重,可是沒有人願意嫁給奄奄一息的病人。

後來,王二貪圖錢財,情願拿錢換酒,把女兒推入火坑。周員外都生了個心眼,讓王二簽了賣身契,相當于把倩兒賣給了周員外家。結果,倩兒還沒有過門,周小寶便病逝了。周員外不動聲色,悄悄埋了周小寶,然後照樣娶親,只不過是夜晚迎親。

王二雖然感覺有些奇怪,不過手裡有錢後啥都不用管了。周員外一行人接到倩兒以後,直接去了周小寶的墳地,準備配冥婚,沒想到被孫多平救了。聽完倩兒的敘述,孫多平火冒三丈,氣得牙根癢癢,這不是謀財害命嘛!

此時天色微明,周員外一行人終于找了過來,堵在孫多平的門口。孫多平手持扁擔,站在周員外他們面前,神色嚴峻,如同鐵塔一般,嚇得周員外他們連著往後退了好幾步,尤其是剛才挨了扁擔的傢夥,看見孫多平的扁擔,便感覺到傷口的疼痛。

還沒等到周員外說話,孫多平便指著他的鼻子罵道:「周老賊,你這哪是娶親,分明是謀害人命!我昨晚可看得一清二楚,現在我就帶著倩兒去縣衙告狀,看你如何收場!」說完做出要走的樣子。

周員外自知理虧,只好妥協,可是孫多平依然不讓。他伸手抓住周員外的領子當人質,讓他家人回家把倩兒的賣身契取回來才肯放人。周員外暗暗叫苦,這不是自投羅網嗎?可是事到如今也無可奈何,只好讓人取來賣身契,孫多平一把搶過來後將其撕得粉碎。

等周員外走了,倩兒跪在孫多平面前磕頭。孫多平雖然好打抱不平,可是在漂亮的倩兒面前卻手足無措,不知道說什麼好,半天才說:「我送你回父親家吧。」倩兒聞言又哭了起來,讓孫多平更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了。

孫多平的母親鄭氏氣得拍了孫多平一巴掌,說:「倩兒就是被她那個酒鬼的爹害慘了,你還想把她推回火坑裡嗎?」鄭氏安慰倩兒,先讓倩兒住在孫家。後來,鄭氏問倩兒可否願意嫁給孫多平,倩兒本就對孫多平十分感激,見這家人心眼實誠,很羞澀地答應了。

孫多平一開始並不答應,他認為這是在趁人之危,可是後來得知倩兒是真心的,而且倩兒確實無處可去,于是答應了。結婚的時候,孫家還是請來了倩兒的父親王二,王二得知倩兒的遭遇後也很後悔。此後,王二收斂了許多,因為他也害怕女婿的那根桑木扁擔。

和煦說

「何緣世上多神鬼,只為人心有不平;若使光明如白日,縱然有鬼也無靈。」心中有鬼,做出來的就是不乾淨的事,比如劫道的幾個賭徒,比如為了酒賣倩兒的王二,比如一心為兒子配冥婚、不惜準備埋倩兒的周員外。這些人內心灰暗,做出來的也都是見不得光的事情。

相反,孫多平內心坦坦蕩蕩,心向光明,所以不管是見到蒙面人,還是深夜見到娶親隊伍,他都能夠應付,尤其是他手裡的一根扁擔,已經不僅僅是一截木頭,而是變成了懲惡揚善的象徵。要想讓惡人心服口服,不僅要靠德,還得要有「扁擔」讓他們害怕!
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