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» 民間故事:新婚第二晚,妻子夢游舞蹈,道士:幸虧你小子跑得快

民間故事:新婚第二晚,妻子夢游舞蹈,道士:幸虧你小子跑得快
2022/02/10
2022/02/10

宋徽宗年間,陽谷地區有一名瓦匠,名叫鄭有才。其人長得濃眉大眼,但因為常年在外勞作,皮膚有些泛黑,不過卻也遮蓋不住他那張俊美異常的臉。因為這鄭有才有些手藝,家境很好。故而上門說媒之人是比比皆是。

鄭有才特意從眾多女子中,挑選了一名長相,身材都近乎完美的女子,成了親。其他人見了新娘子的容貌後,都紛紛誇讚鄭有才會挑人。成婚當晚,鄭有才是賣了十二分力氣,把憋了二十年的公糧,一次性全部上交了去。

這時候,鄭有才便昏昏沉沉地睡了過去。鄭有才發誓,這是其睡得最舒坦的一晚了。並不是因為交了公糧,身心舒暢,疲憊導致的,而是另有原因。

原來,新婚第二晚開始,到了後半夜,鄭有才的妻子沈氏,便開始出現夢遊,在房間中跳起不知名的舞蹈來,且嘴中還唱著聽不懂的喃喃之聲,甚是陰森恐怖,越看越覺得是在舉行某種儀式一般。

鄭有才常年在外打工掙錢,也算是見多識廣,但卻也是未曾見過這種類似薩滿一般的儀式,嚇得他毛骨悚然,頓時睡意全無,直到第二日聽到公雞打鳴,這才停了下來,躺在床上繼續睡覺。

自己新娶進門來的媳婦,有如此怪異之舉,鄭有才是不敢對外人說的,畢竟家醜不可外揚。鄭有才是戰戰兢兢地過完了這一個晚上,鄭有才見沈氏不再折騰,他也是困意大起,繼續睡了起來。

等到鄭有才睡醒後,發現沈氏已經早好早飯,並且為其打好了洗臉水,一臉溫柔地服侍其穿衣洗漱。鄭有才一度懷疑自己是做了夢,可這個夢卻是如此地真實。

吃早飯的時候,鄭有才實在忍不住,便問起沈氏,是否還記得昨晚的所作所為,而沈氏卻是一臉茫然,還嘲笑鄭有才,說自己如果真的如此,那自己又怎麼會有那麼大的精神,況且就算自己真的跳了舞,那依靠自己這細胳膊細腿的,還不腰酸腿痛的,說著還露出了胳膊給鄭有才看。

鄭有才這下奇怪了,自己盯著沈氏的雙眼,再三確認後,並未發現沈氏有說謊的跡象,便也開始猶豫起來。新婚夫妻,濃情愜意,難捨難分,鄭有才放下心中的疑惑。在晚上交完公糧後,便累得早早睡去。

可沒想到的是,到了後半夜,沈氏再次如前一日般,又跳又唱的且其嘴角還伴有陰陰的笑意。鄭有才再也把持不住,「嗷」的一嗓子,那叫一個震天懾地,那叫一個膽戰心驚,那叫一個驚駭莫名,猶如宰豬一般。

這一嗓子,可不止左鄰右舍,乃至二裡外的道觀都是聽得如雷貫耳。可見其穿透力之強,之猛。直到十年後,人們都是記憶猶新,時不常的,還拿來取笑鄭有才,說他不止手藝好,嗓門更好,每次說的鄭有才都是一個大紅臉。

鄭有才連滾帶爬的,跑出了臥房,而沈氏則在臥房門口,沖著鄭有才再次無聲地笑了起來,笑的是那般詭異,那般的陰邪。

左鄰右舍紛紛趕到鄭有才的家中,此時發現鄭有才已然尿濕了褲子,躺在院子中,暈了過去,而有幾個膽子大的婦人,則是來到其臥房,發現沈氏則躺在床上熟睡,聽到眾人腳步聲,這才悠悠轉醒。

沈氏見眾人來到其家中,一時有些糊塗,詢問了原因後,便覺得自己的相公定然後做了噩夢。沈氏向眾人紛紛道歉後,鄰居們也就都散了,各自回家繼續睡覺。

第二日清晨,沈氏依舊是做好早飯,打好洗臉水,鄭有才則對昨晚之事記憶猶新,不敢過多接觸沈氏。沈氏則有些委屈,不知道鄭有才為何疏遠自己,不過沈氏還是把昨晚自己看到的事和鄭有才說了出來,聽完沈氏所說,昨晚鄰居們都來看了笑話,鄭有才也是有些尷尬,但他這次是確信自己沒有做夢,但卻沒有說出來。

簡單洗漱完畢後,鄭有才不敢再耽擱下來,和沈氏交代了一句,表示自己接了個蓋房子的活,著急出發,便頭也不回地離開了家,留下了情緒低落的沈氏。

鄭有才並未如對沈氏所說那般,去給別人家蓋房,而是躲到了二裡外的道觀借宿,裡面的道童和鄭有才是熟識,這座道觀之前年久失修,有些漏雨,便是鄭有才免費幫忙給維修的,如今鄭有才又求上門,道童便也沒有為難他。

在道觀中住了兩日後,道童見鄭有才並沒有離開的意思,道童也不好出言趕鄭有才,於是便把事情告知了他的師傅玉清道長。

玉清道長聽到道童的描述後,先是哈哈一笑,隨後掐指一算,便又皺起眉頭來,隨即讓道童帶路,自己親自去見下鄭有才。鄭有才見到玉清道長親自來見,也是頗為不好意思,正要開口,卻是被玉清道長攔了下來。

只見玉清道長拿出一張靈符,瞬間貼在鄭有才身上,鄭有才頓時感覺整個人輕鬆了不少。隨後玉清道長便開口詢問鄭有才是否家中發生怪異事情,鄭有才見玉清道長表情嚴肅,便一咬牙,把自己在家所見所聞,都說了出來。

玉清道長暗歎一聲:「幸虧你小子跑得快,要不然就不只是一魂一魄被驅離了」,從玉清道長口中得知人有三魂七魄,此時的鄭有才便是已經失去了一魂一魄。鄭有才瞬間又緊張起來,立馬跪地向著玉清道長求救。

玉清道長扶起鄭有才後,告知鄭有才,讓他不必擔心,今晚會隨他一同回去,定保其安然無事。鄭有才聽了玉清道長的話,到了傍晚回到家中,沈氏見到丈夫回家,高興得不得了,又是為其更衣,又是為其做飯,更是為其打了洗腳水洗腳。

對於這樣溫柔賢慧的妻子,鄭有才是頗為不舍的,如今請來玉清道長,希望能幫到他。時間過得飛快,今夜鄭有才表示有些累了,便主動表示歇息一晚,沒有交公糧,沈氏有些失落,但也並未在意,二人相擁而眠。

到了後半夜,沈氏又一次如之前那般,突然起身,開始跳那不知名是舞蹈,可就在這時,玉清道長踹門而入,大喊一聲,妖孽還不束手就擒。沈氏也是嚇了一跳,沒想到突然來了一個道士。

只見那沈氏雖然有些吃驚,但並不慌亂,竟然舉起那纖細的胳膊與那玉清道長大戰起來,最後還是那玉清道長口噴一口鮮血,于靈符之上,隨後雙手一撮之間,頓時燃起熊熊大火,那玉清道長控制靈符所化的大火,直接燒向了沈氏。

可令人奇怪的是,沈氏雖然周身彌漫著大火,但其身上所穿的衣服,卻是並未有絲毫燃燒的跡象。這時只見沈氏頭頂沖出一股黑氣,那黑氣不斷地發出慘叫之聲,隨後會做飛灰,消散於天地之間。

看得鄭有才目瞪口呆,而此時沈氏則癱軟在地。在玉清道長的示意下,鄭有才扶起暈過去的沈氏。此時玉清道長也說出了事情的原委,原來今日其除去的妖孽是一個色鬼,其有形無質,看上了沈氏的美貌,想要化身為人,霸佔沈氏,可鬼想要化人只有兩條路,一是投胎轉世,另外就是鳩占鵲巢,奪舍鄭有才。

而這第二條則是需要其至親之人,配合特有儀式抽離其魂魄才能辦到,而鄭有才父母雙亡,唯有沈氏與其有肌膚之親,無奈之下,那色鬼便附身沈氏來完成這個儀式。事情到此真相大白,玉清道長施法把色鬼從鄭有才身上抽離的魂魄,又招了回來。

此後玉清道長為鄭有才和沈氏留下了辟邪之物,此後二人再也沒有遇見這類怪事,夫妻二人再次恢復到了洞房之夜那般,甜如蜜的日子。
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