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» 民間故事:商人病逝他鄉,錢財落入結義兄弟之手,結局令人警醒

民間故事:商人病逝他鄉,錢財落入結義兄弟之手,結局令人警醒
2022/01/28
2022/01/28

清朝初年,山東魚台有個叫任建之的商販,一直轉運毛氈和皮大衣到西北去賣,倒也賺了不少錢。

這一年,任建之把所有的本錢都拿出來進了一大批貨,想販賣到陝西去,好發個大財就收手。

半路上遇到一個江蘇人,由於話語投機,相約做個伴。江蘇人自稱申竹亭,來自宿遷,兩人結伴走了好幾天,越發性味相投,便結拜為異姓兄弟。

到了陝西,任建之竟然生了重病,申竹亭這個結義兄弟倒也講義氣,端藥送湯細心照顧。但仁建之的病情並沒有好轉,眼見得就要咽氣了。

臨終前,任建之把後事託付給申竹亭,說自己家裡還有八個人要吃飯,雖然略有餘蓄,但這一回拿出了所有本錢,自己如今命喪異鄉,只希望你能幫我處理後事。

我身邊還有大概兩百兩銀子,你幫我送一半回老家給我老婆,剩下的把我安葬後就全給您當路費了。

仁建之亡故後,申竹亭大概花了五六兩銀子草草收殮了這個結義兄弟,靈柩還寄存在旅店裡,自己就拿著銀子,甚至連仁建之戴的一頂皮帽子也不放過,偷偷跑回了江蘇老家。

回到宿遷後,申竹亭到處打聽,最後得知任建之在魚台有個十七歲的兒子,名叫任秀,還在讀書。

任秀得知父親喪命山西,當即就要去接父親的靈柩回家。但苦於家裡沒有活錢做路費,和老媽一商量,只好變賣了房產,帶了個老僕人陪著一起去陝西接父親的靈柩回家安葬。

任秀一行還算順利,前後半年,省吃儉用含辛茹苦總算把父親靈柩運回了魚台,出殯之後,任家就真的一貧如洗了。

三年喪服期滿,任秀參加縣試中了秀才,但卻染上了賭博的惡習,母親雖然苦苦相勸,卻置若罔聞。然後在鄉試時只考了個四等,自然就名落孫山了。

母親對此很是絕望,氣得連飯都吃不下。任秀倒也痛定思痛,洗心革面,閉門謝客苦讀了一年,終於考了一等貢生。

由於家裡窮,母親就勸他收幾個學生賺點飯前,但是任秀曾經有過賭博的惡習,鄉親們都不信任他,沒有人願意把小孩送給他讀書,母子倆個吃飯都成問題了。

再說,任秀有個表叔姓張,在京城經商,曾經也受過任建之的接濟,聽說表侄如今這麼困難,便提出帶他進京謀生。

叔侄倆坐船出發,到了臨清縣內,船停在城西碼頭上,附近停靠了很多鹽運的船隻,夜深人靜時,任秀聽到臨船上有人在搖色子,一時手癢就從腰帶裡解下母親給的壓箱底的一千文銅錢,想要過船賭一賭運氣。

到了臨船上,原來是兩個人在賭錢,任秀加進去之後沒多久,其中一個人就輸光了,又拿出大塊的銀子和船工換銅錢繼續賭博,兩個人輸的錢幾乎全到了任秀手裡。

到了半夜,表叔起夜沒看到他,竟然找到了臨船上,看到任秀身邊的銅錢堆積如山,也不說什麼,只是催他回去。

於是,叔侄倆拿著很多錢回到自己這裡,算了一算,竟然有好幾十萬錢,還有幾千兩銀子。再回頭時,發現隔壁根本沒有什麼船隻,更不用說船上一起賭錢的人了。

表叔這下子心裡明白,或許是這個侄子得到了神靈的庇佑,特意來接濟他的。

有了錢,任秀就不想去做生意了,上京之後就繼續讀書,當年大考就中了進士,外放江蘇宿遷縣令。

任秀上任之後,兢兢業業處理政務,倒也贏得了不小的官聲。有一次,任秀微服出行,剛好路過申竹亭的家。

這麼些年過去了,申竹亭心裡幾乎忘了仁建之那回事,這天正好戴著那頂皮帽子在屋簷下曬太陽。任秀路過時,一眼就看到申竹亭頭上的帽子,很像當年父親出門時所戴。

於是,任秀就在附近打聽申竹亭的情況,得知他當年正是從陝西回來,發了個莫名其妙的橫財,馬上就把他「請」到了縣衙審問。

一開始申竹亭還在抵賴,但就是說不出帽子的來源,一番拷打之後,終於供認了貪墨結義兄的錢財的惡行。

這個故事也就是告訴人們,君子愛財取之有道,申竹亭如果按照任建之的安排,也能收穫一百兩銀子,但他貪心不足,竟然亡故結義之情,連義兄靈柩都來不及下葬,最後還是逃不出天理報應。
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