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» 民間故事:秀才被趕出家門,得員外相助中了狀元,不愛小姐愛丫鬟

民間故事:秀才被趕出家門,得員外相助中了狀元,不愛小姐愛丫鬟
2021/12/18
2021/12/18

一個小夥子到了成家的年紀,擺在他面前的,有兩位姑娘;一位是千金小姐,一位是低賤的丫鬟;這小夥子會選擇誰呢?咱們慢慢講!

在古時候,有這麼一戶人家,父母早逝,留下兄妹二人相依為命。哥哥名叫杜成,妹妹名叫杜翠蘭。靠著父母給他們留下的家產,兄妹二人的日子過得也是不錯。

後來,兄妹二人一個娶妻一個嫁人,各自有了家庭!本來日子過得都不錯,可是隨著時間的推移,兄妹二人的家裡相繼出現了問題。

咱們先來說說杜成,杜成年近三十,卻沒有一兒半女。這件事兒不僅杜成著急,就連妹妹也著急!妹妹有心給哥哥納個妾室,可是見到哥哥和嫂子兩人那麼恩愛,她就熄滅了這個念頭。但是老杜家不能沒有後,她就想著實在不行把自己的兒子過繼給哥哥。

這一天,杜翠蘭來到哥哥家裡把自己的想法和哥哥說了:「哥,你和嫂子一直沒有孩子,這可不行呀,咱們老杜家不能斷了後!要不讓小文跟你得了,以後他就是咱杜家的兒子!」杜成夫妻倆聽後,心說:這怎麼行呢?妹妹就只有這麼一個兒子,怎麼過繼給他們呢?」因此連忙拒絕了,但是在聽到妹妹接下來的說辭之後,他們又答應了。杜翠蘭說:「哥、嫂子,你們也知道我家裡的情況,我和小文都不受待見;但是嫁雞隨雞,我任命了!可是小文剛剛五歲,還小呢,我不能讓他跟著我受苦!」

杜翠蘭為何會這麼說呢?她家裡又是什麼情況呢?故事開頭咱們說過嘛?兄妹二人的家裡都出現了問題,哥哥家裡的問題是沒有子嗣,妹妹家裡的問題,是她的丈夫…劉廷納了妾室之後喜新厭舊,連帶著翠蘭生的兒子都不受待見。

自從娶了妾室,劉廷再也沒有進過翠蘭的房間,對翠蘭和翠蘭生的兒子都是愛答不理的。後來妾室生了兒子就更得寵了。妾室姓張,咱們暫且叫張氏。張氏生性刻薄,經常欺負翠蘭母子;劉廷對此不聞不問,任由張氏欺負翠蘭母子。張氏見劉廷不管,就越來越過分,後來把翠蘭母子趕到了柴房裡。這就是杜翠蘭家裡的情況!

杜成對小文這個外甥很是疼愛,所以翠蘭也願意把小文過繼給哥哥!劉廷本就不待見翠蘭母子,所以,過繼的事他也不管。小文到了舅舅家,這才過上了好日子。吃好的、穿好的,還有人疼他;這樣的日子小文從來沒有體會過!

小文六歲那年,杜成把小文送到了學堂裡;讓他跟著先生學習讀書,希望小文將來能夠出人頭地!小文也是懂事,去學堂的頭一天就和杜成說:「爹爹,我會好好學習的,將來做個大官,好好報答你們!」

小文到了學堂真像他說的那樣認真的學習、仔細的聽課;不懂得不會的,就會找先生求教!長此以往,小文進步得很快!第一次考試就拿了第一名的好成績!杜成夫妻倆見小文這麼努力,還拿到了好成績,心裡也是欣慰!就計畫著:將來要是小文有了出息,他們也能跟著享福!到時候,再說服妹妹,讓她離開那個劉廷,回來和他們過日子!妹妹也就不用受苦了!

想法是好的,但是事與願違!

這一年,小文十三歲;杜翠蘭依然過著不受待見的日子,因此整天沒個笑臉!杜成心疼妹妹,就拉著妹妹和媳婦,一塊去四川遊玩;目的是讓妹妹散散心,順便勸勸她,離開那個家。可是妹妹還是那句話,嫁雞隨雞,她認命了!最終也沒勸成妹妹。因此沒了遊玩的心思,便準備回家了。

在回來的時候,經過一條山路,這山路的一側是懸崖,懸崖下麵是湍急的河流。在這山路上,他們遇難了。連帶著馬車一起跌下懸崖,掉入河中,沒了蹤影;只有車夫從馬車上跳下來,撿回了一條命!

車夫回去後,把這個噩耗告訴了小文;小文聽後,猶如晴天霹靂!手裡的書籍掉在地上,他都不知道!好半天才緩過神兒來,那悲痛的哭聲才從屋裡傳出來!不管小文怎麼傷心,這後事還得辦。鄰居們幫杜成夫妻倆,還有翠蘭辦了後事;後事辦完,小文決定守孝三年!

轉眼之間,一年過去了。小文十四了,這一天,小文的親生父親劉廷找到他說:「小文,你母親在世的時候,一直盼著咱們父子能父慈子孝!以前都是爹不對,爹不該那麼對你!現在,爹知道錯了,你舅舅也不在了,你跟爹回家吧!」

小文從小就沒感受過父親的慈愛,五歲那年,過繼給舅舅之後,才知道什麼是父愛;因此他對舅舅很是感激,也曾發誓今後定要好好孝順舅舅。雖然舅舅不在了,可是母親也不在 了,他不想回曾經那個家;因此不管劉廷怎麼說,小文都不打算回曾經的家。

但是劉廷並沒有死心,每天過來一趟,不是送吃的,就是送穿的,同時說一些關心的話語。都說人心是肉長的,如果有人長此以往的對一個人好,那這個人哪怕是鐵打的心,也會被融化的。小文就是這樣,劉廷連續來了一個多月,最終,小文跟著他回家了!小文回家沒多久,劉廷就跟他說:「小文,你舅舅那也沒人了,不如把田地和房產都賣了吧?」小文回了家,他心裡覺得對不起舅舅;怎麼能再把舅舅的家業給賣了呢?所以,說什麼也不肯!為這事,還和劉廷紅過臉!可劉廷呢?他卻是不死心,因為讓小文回來,並不是他知道錯了,而是沖著杜成的家產去的。

如今杜家沒人了,之前小文又被過繼給了杜成;因此杜家的家產就成了小文的,雖然杜成不擅長做生意,但好歹置了百畝良田,還蓋了一座三進三出的大宅子。這宅子和田地能值不少銀子。原本,劉廷並沒有打小文的主意,他壓根沒有關注過小文。只是,他在生意上遇到困難了,要是沒人幫他,恐怕劉家的好日子就到頭了!這個時候,他的妾室提起了小文,讓他把小文接回來,再慢慢把杜家的家產弄到手!這才是,他為何接連一個多月,每天都去看小文的真正原因!

後來,劉廷背著小文把房產和田地都給賣了,賣了之後,劉廷有了銀子,生意的危機也解除了。劉廷和他的妾室,還有他的小兒子,都高興了。可是小文卻高興不起來。舅舅的家業都沒了,他怎麼對得起舅舅呢?因為這事還和劉廷大吵了一架。只是事已至此,他也沒有辦法!

春去秋來,一年又一年,轉眼之間,到了兩年之後,小文十六了,成了小夥子了,不能再小文小文地叫了。他雖然回了家,但是依然堅持姓舅舅的姓,人家叫杜文。這一年,杜文參加童試,取得了秀才的功名。按理來說,這是件高興的事;可是劉廷一家人卻沒那麼高興!因為,劉廷從小就不待見杜文,自然對他也不好。前幾年,因為家裡的生意,他才主動去找杜文的。好說歹說,一連花了一個多月的功夫,才把杜文請回了家。至此父子二人算是冰釋前嫌了,可是劉廷接他的回來是別有用心。趁杜文不在家,偷走了杜文帶舅舅保管的房契和地契,轉手給賣了。打這之後,父子倆的關係可就不那麼友好了!

再說劉廷的妾室,她姓張,咱們暫且叫她張氏。張氏對待杜文母子一直不好,沒少欺負她們;就是這次奪走杜家的家產也是她的主意。現在杜文成了秀才,要是以後再中了舉人,甚至是金榜題名,到那個時候,杜文要是回頭和他們算帳,他們可惹不起。再說了,要是杜文真能金榜題名,哪怕不找她們的麻煩;那這個家,還有她兒子的份嘛?所以,她害怕了!而劉廷呢,他也擔心;因為他接杜文回來的原因,杜文已經知道了。所以兩人一商量,就把杜文趕了出去!

就這樣,在杜文成了秀才之後,沒多久,他就帶著書籍離開了劉家;兜兜轉轉,來到了縣城,想謀個營生,可是此時才發現,營生的手段他並不會;這吃飯也就成了問題。轉眼之間,到了第二年的春天。這一天,天空下著小雨,杜文在一個大戶人家的屋簷下躲著雨水;他又冷又餓。

這個時候,只見一個中年人牽著馬車從院裡出來,停在了門前,過了大約一盞茶的功夫,一個丫鬟打扮的姑娘打著雨傘陪著一位小姐出來了。那丫鬟側頭一看,正好看到了杜文;見他縮在牆角,很是可憐,頓時生了惻隱之心。便對小姐說:「小姐,你看這人怪可憐,要不我去拿幾個饅頭給他吃吧?」說著,用手指了指杜文。小姐聽後,眉頭一皺,但是還是說道:「好吧,你動作快點,張小姐還等著咱們呢!」丫鬟聽後,急忙跑到廚房,拿了幾個饅頭,還有一件舊衣服都給了杜文。

杜文看到饅頭和衣服,急忙道謝。丫鬟卻說:「要謝,就謝我家小姐吧,要是她不同意,這饅頭我也拿不出來!」杜文剛要向小姐道謝,那小姐卻說:「小紅,你快點,張小姐等著咱們呢!」小紅自然就是眼前這位丫鬟的名字。小紅聽小姐催她,便急忙跟著小姐坐上馬車走了。這到了嘴邊的話,杜文也就沒機會說了。不過打這起,杜文經常來這戶人家要些東西吃。

再說這戶人家,老爺姓蘇,都稱他為蘇員外,小姐名叫盈盈。他們對小紅給杜文剩飯的事,並沒有阻攔;反正他們家有的是。杜文來的次數多了,小紅便問了杜文的事。杜文也沒有隱瞞,因為除了他的母親和舅舅,還有舅母之外,小紅算是對他最好。

小紅得知杜文的遭遇後,對杜文的親生父親的做法很是不滿!又聽杜文說,他是秀才,而且離參加鄉試的日子不遠了,可是如今他的樣子,跟乞丐沒什麼兩樣!別說沒有趕路的盤纏,就是到了省城,也許不會讓他進考場!

小紅也是善良,跟他的哥哥要了兩件衣服,又拿出五兩銀子,一併給了杜文。而且還和杜文說:「等你考完試,要是沒有去處,還來這裡;我們家老爺心善,拿些剩菜剩飯,他並不在意!」杜文點點頭,說他記下了!

到了省城,參加了鄉試,杜文中了舉人!之後,他又來了蘇家的門外。當小紅得知杜文中了舉人之後,那高興的,好像是她中了舉人似的!

杜文中舉的事,沒兩天就傳到了蘇員外的耳中;他得知後,對杜文多了幾分讚賞。心說:「在這麼艱苦的條件下,還能中得舉人,看來杜文是有真才實學。」又一想:「要是明年杜文能在會試上取得一個好成績,那他可就魚躍龍門,翻身了!」想到這裡,蘇員外讓小紅把杜文請到了家裡,又讓人收拾一間客房,給杜文住;還承諾等明年赴京趕考的時候,這盤纏,他出!對于現在的杜文來說,這簡直是天上掉餡餅的好事;他是千恩萬謝!就這樣,杜文在蘇家住了下來。

一轉眼,年過去了;蘇員外拿出銀子,讓杜文早點出發,別耽誤了科舉。一路風塵,杜文到了京城,休息了幾天,之後,會試就開始了!杜文進了考場,提起筆來,等他再落筆之後,那是洋洋灑灑寫了不知多少字!不久之後,杜文順利地進入了殿試;最後被皇上欽點為新科狀元!

杜文中狀元的事就像是長了翅膀似的,飛快地傳回了杜文的老家。蘇員外第一時間就收到了這個喜訊!他知道杜文是被趕出來的,所以杜文要是回來,還得回到他這裡。而且,杜文臨走之前,也說過不管中與中,都會回來當面感謝蘇員外的!因此,蘇員外得到消息之後,當即命人張燈結綵迎接狀元郎!

又是一路風塵,杜文回到了蘇家;剛到蘇家的門口,就碰到了準備出門的小紅,杜文急忙拉住小紅,讓她站好,緊接著退後三步,雙手作揖,躬身到底!小紅可是他的恩人!受得了他的大禮。小紅急忙扶住杜文,緊接著跑回家裡,大喊著:「老爺、小姐,杜公子回來了!」

此時,蘇員外正在大廳裡和女兒聊天呢,聽到之後,就急忙帶著女兒出來迎接。杜文呢,他並沒有等在門口,而是跟在小紅後面,進了蘇家。見到蘇員外,杜文又是一躬到底,行了一個大禮!蘇員外急忙扶起杜文,把他請到大廳裡,又命人準備酒宴,為杜文接風洗塵。不過杜文並沒有多呆,更沒有吃酒席。他要先去祭奠他的母親和舅舅、舅母。

第一時間趕回來蘇家,那是因為蘇家對他有大恩;要是沒有人家,哪會有現在的自己!因此他打算先來道謝,之後再回老家。這個老家,指的是杜文舅舅的家裡!雖然他舅舅的宅子被劉廷給賣了,但是他的舅舅還有一座老宅子,只是年久失修,不適合住人;不過杜文還是在老宅子裡將就住了下來。至于親生父親劉廷和父親的妾室張氏,杜文沒想過報復他們;唯一遺憾的就是舅舅的家業沒了!

守孝三天之後,他又去了城裡的蘇家。見杜文來了,蘇員外急忙命人準備酒席為杜文接風洗塵;沒多久,開席了;酒過三巡,菜過五味,蘇員外笑著說道:「賢侄,你也不小了,該成個家了!要不,老夫我為你說門親事?」杜文一聽,當即就站起來,雙手抱拳,作揖說道:「小侄正有此意,不瞞您說,我對小紅姑娘愛慕已久,還請蘇伯父成全!」蘇員外聽話,張了張嘴,沒說出話來,只是苦笑一聲!杜文見狀,又躬身說道:「伯父,自從我離家之後,小紅是第一個對我的好人,我也是真心喜歡他!還請伯父不要阻攔!」

蘇員外聽後,連忙解釋說:「賢侄,你誤會了!我其實想把我女兒盈盈許配給你,可沒想到你看上的是盈盈的丫鬟。不過,不要緊,我再問賢侄一句,小姐和丫鬟,你確定要選丫鬟嘛?」杜文想都沒想,就重重的點了點頭!蘇員外本是想給女兒說親的,可是杜文卻選擇了丫鬟;這心裡不免有些失望!杜文見狀,又躬身說道:「蘇伯父,您對我有大恩,又是一位心慈人善的好人,我想認您做義父;還請收下我這個義子!」蘇員外聽後,心說這也不錯;沒做成女婿,當乾兒子也挺好。蘇員外答應了!第二天就舉行了認親儀式,還宣佈將丫鬟小紅許配給杜文的決定!

幾天之後,杜文和小紅成親了;當天晚上,小紅還覺得自己跟做夢似的。她早就知道了,自家老爺想把小姐許配杜文,而且準備等杜文回來之後,就和他說;誰知老爺說了之後,這新娘子不是小姐,反而是她這個丫鬟!這讓她有一種不真實的感覺!不過,她知道,這是真的!兩人成親之後,小紅對杜文,那是溫柔體貼;杜文對小紅,那是關懷備至;兩人的日子過的跟蜜似的!
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