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» 民間故事:瓦匠將蛇放生,結婚時妻姐從中作梗,蛇托夢幫助他娶妻

民間故事:瓦匠將蛇放生,結婚時妻姐從中作梗,蛇托夢幫助他娶妻
2022/01/02
2022/01/02

  王臻,宋朝治平年間德州人氏,家境普通,父親是個瓦匠,早年間給人建房摔斷了腿,從此落下個跛腳的毛病,再不能從事瓦匠生計,只能靠莊稼為業,並且從此恨上了瓦匠這門手藝。

  王臻自小沒條件讀書,眼看一天天長大,想尋得吃飯的門路。可是,到底幹什麼呢?父親由于在瓦匠上受過傷,不願意讓他從事這一行業。

  幸好母親孟氏有主見,說服了父親,讓他跟著別的瓦匠學習。

  小夥子人聰明,而且勤謹能幹,很快便掌握了瓦匠手藝,待到十八歲時,已經成為了成熟的瓦匠。

  瓦匠本是受苦營生,掙的錢並不是太多,家中父親無法從事重體力活,生活的重擔幾乎都壓在王臻身上,幹瓦匠所掙的錢根本積攢不下,能夠吃喝,已經滿足。

  他滿足,母親卻發愁,全家積攢幾年,所得不過一百多錢,兒子已經十八歲,到了該娶媳婦的年齡,可憑著這點錢,誰又會同意將女兒嫁過來?

  母親所愁,王臻明白,可小夥子同時也明白,這種事急也沒用。所以小夥子時常安慰母親,只說緣分一旦來了,也就娶上媳婦了,緣分沒到,急也沒用。

  孟氏自然知道兒子是安慰自己,內心卻明白緣分看不見摸不著,哪裡能說來就來?

  但這年夏天發生了一件事,將一場緣分砸在了王臻頭上。

  Ⅰ:盛夏日蘭兒躲藏,心不忍王臻救人

  王臻所幹的瓦匠,不管多熱,你得站在陽光下幹活,每到了夏天,就是瓦匠們最受苦的時候。

  但小夥子不怕受苦,只要能讓家中父母生活好一些,他受點苦也心甘情願。這日他們幫一戶人家砌牆,正中午的陽光烤著這幫瓦匠,身上衣服一次次汗透。

  到了中午,他們各自吃過所帶乾糧後,找陰涼地休息。

  中午飯後,也是一天最熱之時,他們都是休息一陣再上工,否則人受不了。

  王臻找了個南牆根坐下,背靠著牆根休息。

  這是一戶富人家的外牆,高大齊整,擋陽光完全不成問題,又熱又累的情況下,他很快就昏昏欲睡。

  可就在此時,一陣響動把他從迷糊中拉回現實,他抬頭向上看,上面有兩隻手抓著牆頭,裡面似有一個人想要翻牆而過。

  有賊?

  他一個翻身從牆根下站起,現在正是一天之中最熱時段,街上行人稀少,人在家裡也困乏,並不會過多注意,是想偷東西者的機會。

  想到這裡,他後退了幾步,貓腰助跑,到了牆頭邊上躍起,腳在牆上蹬踏借力,兩手抓住了上面的牆,用力向上提身體騎在了牆上。

  他上到牆上沒有別的目的,就是為了抓住這個白天卻進入別人家裡的賊。

  不料剛騎上牆,他就傻了眼。

  這竟是個姑娘,她在牆裡面用石頭墊腳,兩手抓著牆想要翻上來,可姑娘力氣太小,數次提身而上不去,熱得額頭上全是汗。

  王臻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,她為什麼想要翻牆而過?

  姑娘這時候也發現了他,一臉汗水看著他,臉上全是祈求神色:「救救我!」

  姑娘神色甚是可憐,況且穿衣打扮也不會是賊,王臻來不及多想便將手伸向了姑娘,抓住姑娘的手後用力向上提,拉著姑娘上了牆。

  姑娘心有餘悸看向院內,他先跳下去,在下麵接住跳下的姑娘。她似乎驚魂未定,全身微微顫抖,顯得極為恐懼。

  「姑娘這是?」

  姑娘不理會他的疑問,左右看著,似乎想找個地方躲起來。

  而正在此時,院裡開始傳出人的說話聲音,聲音急促,還很憤怒。

  姑娘無助看著他,他也再沒有猶豫,拉著姑娘就向村外跑。同時,牆頭上有人伸腦袋看,指著他們兩個的背影大喊大叫。

  帶著姑娘跑出村外,野地裡有好些個高粱秸稈堆,其中有被頑皮孩子掏出的洞,他和姑娘一腦袋拱了進去,然後用秸稈將洞口堵上。

  很快便有人追趕過來,從縫隙中,王臻看到一個中年人氣急敗壞,吩咐跟隨著他的人趕緊尋找。

  這幫人順著路追,根本沒想到王臻和姑娘藏身在秸稈中。

  四周慢慢安靜下來,秸稈堆裡悶熱異常,加上心裡緊張,兩人全身都被汗打濕,顯得極為狼狽。

  長這麼大,王臻也沒有跟人家一個姑娘如此接近過,外面的人已經追遠,他趕緊和姑娘從秸稈裡出來,尷尬搓著雙手,不知道該跟姑娘說什麼,而且直到現在,他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,只是看姑娘不像是個壞人就出了手。

  姑娘這時候仍然驚魂未定,求他送自己回家。

  這時候都到了上工時間,可王臻不忍心讓人家姑娘自己回去,萬一再碰上那幫人可怎麼辦?

  于是他答應下來,兩人專走小路,向姑娘所說的村子而去。

  在路上,姑娘說出了事情緣由。

  她姓李,喚作蘭兒。家中沒有兄弟,唯有一個姐姐叫李月兒,父母為姐姐招婿進家,同時也準備將她外嫁。

  今天早上,姐姐說帶她出去玩耍,就到了此村中那戶人家。可也不知道怎麼回事,姐姐突然消失,只剩下她一個人。而同時,剛才那個氣急敗壞的人出現,拉著她瘋言瘋語,甚至想動手動腳。

  她被驚嚇,拿起桌上花瓶砸了那人腦袋,想要翻牆逃走,正好碰上王臻而被他所救,否則後果不敢想象。如今也不知道姐姐去了哪裡,她心裡實在擔心。

  王臻算是明白了,剛才那個人明顯是要占這姑娘的便宜,卻不料姑娘是個剛烈的性子,根本不從,還用花瓶砸了那人的腦袋,怪不得他那麼氣急敗壞。剛才從縫隙中他看得清楚,那個人看著有四十歲左右,卻想占人家如此年輕姑娘的便宜,真是個老不羞。

  可是,既然是蘭兒姐姐帶她去的,姐姐又怎麼會突然不見?她去了哪裡?為何將妹妹獨自留在那人家中?

  兩人到了一處村口,蘭兒對著他施禮,再次感謝他,並且一定要他說出名字,說自己會想辦法感謝。

  王臻說了自己名字和所住村子後,蘭兒方才轉身進村。

  蘭兒的心情王臻理解,他不能跟人家姑娘一起進村,蘭兒衣服透濕,他同樣也是如此,而且他們都頭髮淩亂,假如一同進村被人看見,難免會招來閒話,人家一個姑娘家,名聲非常重要。

  反正蘭兒回到村裡就已經安全,他也轉身回去,此時天色尚早,回去後還不耽誤幹活。

  但他可想不到,回去時,已經有一群憤怒的人在等著,目的是打他出氣。

  Ⅱ:被打後王臻放蛇,清晨時蘭兒求救

  一路回到做工的地方,發現別人也沒有幹活,反而在陽光下站成一排,他愕然看著這些人,正待發問,一聲冷笑傳了過來。

  轉頭一看,發現在牆根陰涼處站著幾個人,正中間擺了一張太師椅,坐著的正是尋找蘭兒之人,此人氣急敗壞帶著人去路上尋找,想來是沒有尋到又回轉,卻拿著這些瓦匠出氣。

  見王臻回來,這人冷笑後對著他招手。王臻心中忐忑,可還是走了過去。

  這個坐在太師椅中的人是誰?

  他叫陳大寶,外人稱為陳員外,家境殷實,最好女色,家中有一妻三妾,還養著一群護院打手。

  見王臻走了過來,陳大寶嘿嘿一笑,接著臉猛陰沉下來:「可是你帶走了蘭兒?」

  王臻本不想承認,可仔細一想,如果自己不承認,這陳大寶可能會遷怒于別人,自己做便做了,一人做事一人當。

  所以,他點頭說道:「是的,我看姑娘可憐求助就幫了她。」

  陳大寶怒極反笑:「好!好得很!」

  話說完,他就對著護院擺手,護院們一擁而上,對著王臻拳打腳踢。

  王臻平時做瓦匠,練就了強壯身體,可好漢難敵群狼,他一個人,又怎麼能是這麼一群人的對手?很快被對方打翻在地,拳腳不休,如雨點似的落在他的身上。

  一邊同樣幹活的瓦匠們不敢跟陳員外直接叫板,只好在一邊不住祈求,求他放過王臻。

  打了好一陣後,陳員外叫停護院們,看著躺在地上的王臻,他餘怒未消,過去又踢了兩腳才說道:「打你,是為了讓你明白,有些閒事是不能管的。趕緊滾,不要在這裡幹活,否則還會打你。」

  王臻受此痛打和屈辱,艱難支起身子,眼睛卻看向了自己砌牆的工具。

  工具有瓦刀之類的,如果拿工具在手,這陳大寶定會受傷。可是,他又想到了家中父母,假如自己真傷了陳大寶,那自己也會倒楣,家中父母就會傷心難過。

  罷了!

  他咬牙咽下了這口氣,帶著自己的東西出村而去。

  他剛才被打時他護住了臉,倒不是他害怕臉被打破,而是害怕臉上有傷,回到家中後父母會擔心。自己這麼大人了,還讓父母為自己擔心的話,他覺得過意不去。

  此時仔細揉搓著臉,好讓自己笑起來,但身上卻疼痛無比,使他抬手都覺扯得疼。

  如此晦氣,尋常人定會後悔救了蘭兒姑娘,可王臻不悔,相反,如果沒救,他才會真的後悔。

  這般行走了幾裡,發現荒野裡有一群人,如此熱的天氣,卻圍在一起,指指點點,似乎在看什麼熱鬧。

  他可沒心情看熱鬧,只想趕緊回家。但經過這一群人時,他順著這群人的目光看,卻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。

  在離這群人不遠的地方,有一隻花公雞,這只花公雞竟然懸停在半空之中,一邊有棵枯樹,也不知道死了多少年,只剩下碩大的樹幹。

  花公雞在樹幹一邊的半空中懸停,上不去,也下不來,竟似淩空定住了一般。

  怪事年年有,就數今天多!

  眼前的情形詭異恐怖,怪不得這些人會圍在一起指指點點。

  從這些人的言語中,王臻了解到,不遠村裡的老漢養了一群雞,這只花公雞就是他家的,時常會到野地裡找蟲子吃。可老漢擔心它會到這裡來,因為這裡已經丟失了太多雞、貓之類的東西,大家都說這裡奇怪。

  所以,老漢發現花公雞沒在家時,就跑來此處尋找,正好看到花公雞懸停半空,他害怕之下喊來大家,可眾人只是圍觀卻不敢接近。

  公雞可以短暫飛行,可絕不會懸停半空,況且公雞翅膀也未有扇動,這件事透著邪性,也不怪老漢和眾人害怕。

  此時,公雞的身體緩緩向一側橫移,嚇得老漢和眾人一哄而散跑遠,只剩下王臻一個人。

  此公雞實在可憐!

  他心中又生起不忍,可眼前的事讓他無法理解,一時不敢貿然向前。

  就此一走了之嗎?他又做不出這樣的事,正在焦急時,突然看到枯樹上有個縫隙,正好跟公雞懸停之處平行。

  他撓了撓頭,莫非這枯樹之中有什麼玄機?

  想到這裡,他慢慢靠近枯樹,發現枯樹縫隙並不小,公雞如被揉成一團就能擠進去。

  而此時,公雞離縫隙越來越近,就好像縫隙之中有某個東西淩空牽著它一樣。

  這枯樹之中住著東西!

  想到這裡,他再不害怕,身子擋在了縫隙前。剛擋過去,懸停在半空中的公雞落地,撒腿跑遠。

  他轉頭望向縫隙,裡面黑呼呼的看不清,將腦袋靠近時,冷不丁從中竄出一條信子,差點卷上他的臉。

  他驚恐後退,隱約可見一隻碩大的腦袋在縫隙處時隱時現。

  王臻這才明白,這枯樹之中竟住了一條大蛇。大蛇應該是小時候進入樹的縫隙之中,但隨著身體漸長,它竟再出不來,被困在了枯樹之中。

  這地方之所以會有雞失蹤,皆是因為被枯樹之中的大蛇所吸,成為了它腹中食物。

  世上竟有如此怪事!搞清楚原因的他剛要離開,卻又覺得枯樹之中的蛇太過可憐,它偷人家的雞吃固然可惡,可這是因為它被困在枯樹中出不來,它成為了這棵樹的囚徒,這棵樹也成為了天然的囚籠。

  一條生命,卻被困在樹中,難道不可憐嗎?

  他站在原地想了半天,想救出這條蛇,但又不知道蛇有多大,萬一救出後,這蛇發狠卷住自己,豈不是會把命丟在此處?

  「大蛇,我想辦法放你出來,你可以逃命而去,但不許傷害別人。」

  想了半天,終究是不忍就此離開,他對著枯樹說話,也不管裡面的蛇能不能聽懂,就當是給自己壯膽,也是為了給自己安慰。

  說過後,他開始拿著手中工具動手。

  這棵樹枯死多年,可樹身仍然堅硬,費了半天勁,方才把縫隙撬大,裡面的蛇似乎明白了他在幹什麼,用力就向外擠,它是那麼急切,以至于刮落數枚鱗片而不管不顧。

  蛇終于完全從枯樹中逃出,王臻看得目瞪口呆,此蛇巨大,有自己小腿粗細,不知道在樹中生活了多少年,此番被救,在地上急切爬動,進入草叢中後,它轉身望向王臻,吐了幾下信子。

  「走吧,走吧,逃命去吧!」

  王臻見蛇並不攻擊自己,心裡高興,對著它擺手,讓蛇儘快逃命,大蛇扭動著身子進入草叢之中,眨眼間不見了蹤影。

  先前被打,他心情極為不好,此時在路上救了公雞和蛇,竟讓他感覺世間還是美好,心情好起來後,身上的疼痛也減輕了,快步向家中而去。

  回到家中,母親已經做好飯,匆匆吃完,他上床休息,想想今天所做,他無怨無悔。

  今天先是救了一個姑娘,也就是蘭兒,雖然因此被打還沒了活幹,他卻在半路上又救了兩樣活物,這也許都是註定的,如果不救姑娘則不會被打,也不會下午時提前回家,就不會碰到公雞懸停,救蛇也無從談起。

  想想還真是奇妙!

  想著這些,他沉沉睡去,一覺睡到次日天亮,聽到娘在院裡跟人說話。

  他從窗戶一看就茫然不解,因為站在院子裡跟娘說話的人竟是蘭兒,她怎麼到自己家裡來了?

  帶著不解出去,娘臉上全是笑容,對他說道:「人家姑娘來了一陣,聽說你在睡覺,不願吵醒你,一直等著呢。」

  王臻轉頭看向蘭兒,她是來道謝?真的沒有必要,就算是道謝,她一個姑娘家直接跑到自己家裡?就不怕別人說她閒話?

  他還在揣測蘭兒此行的目的,蘭兒眼中卻流出淚來,撲通一聲跪倒在地,嘴裡高喊:「恩公救蘭兒性命!」

  王臻和娘嚇了一跳。

  Ⅲ:哭泣中蘭兒陳情,無奈時大蛇托夢

  王臻和孟氏萬萬想不到蘭兒會來這麼一出,一時手足無措,孟氏反應過來,趕緊將蘭兒攙扶起來。她到現在也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,自己兒子又是如何認識了人家姑娘,但見姑娘舉動,她明白是兒子幫過姑娘。

  自己兒子什麼性格,當娘的最清楚,王臻自小善良,讓娘很是欣慰。如今人家姑娘來求,孟氏二話不說就想答應下來。

  可被扶起的蘭兒說了自己的難處後,王臻和孟氏都傻了眼。

  蘭兒昨天被王臻所救,回到家後卻發現姐姐月兒在家,她十分不解,問姐姐為什麼在陳大寶家突然消失,把自己一個人留在那裡,差點被惡人毀壞。

  不料姐姐月兒卻說是故意將她留在陳大寶家中,因為她已經決定,將蘭兒嫁給陳大寶。

  蘭兒聽了後如遭雷擊,陳大寶家中有一妻三妾,談何嫁過去?姐姐是準備將自己當成此人第四房小妾?她竟然把自己故意留在陳大寶家中?

  蘭兒家裡的情況比較奇怪,父母無子,唯有她和姐姐兩個閨女,姐姐招婿進家,從此成為家裡的當家人,父母年邁不管事,招來的姐夫也不敢駁斥姐姐,所以家裡有什麼事都是姐姐做主。

  但她可是自己的親姐姐,怎麼能讓自己去做陳大寶小妾?

  蘭兒想不通這件事,姐姐又蠻不講理,說一不二,她恐懼無奈之下,只好來找王臻。

  聽了她的話,王臻和孟氏傻了眼,這是人家的家事,他們跟蘭兒家中沒有任何關係,怎麼去管?另外,就算想管,那陳大寶家中護院有那麼多,怎麼鬥得過他?蘭兒姐姐要讓她去別人小妾,肯定是圖了陳大寶的錢財。

  如果就此拒絕,蘭兒又實在可憐,王臻正在不知道怎麼辦,蘭兒卻說道:「姐姐說時,事情太過緊急,所以我告訴她自己有了意中人,也就是你,你可以娶我,斷了姐姐的這份心思。」

  王臻和娘都張大了嘴巴,王臻更是面紅耳赤,他不停擺手,孟氏卻拍手叫好:「如此甚好,如此甚好。」

  甚好什麼?月兒將蘭兒許給陳大寶,定是對方出了錢財,自己想娶蘭兒,一定也會被要錢財,自己這個家,拿什麼來娶?

  蘭兒一雙大眼無助看著他,顯得特別無辜和可憐。孟氏果斷,馬上和蘭兒商量,商量完畢後,催兒子和蘭兒先去她家一趟,將這件事坐實。

  王臻本來計畫今天再出去重新找活幹,自己不能閑著,但蘭兒的出現將他的計畫完全打破,他根本沒心思再出去找活,腦子裡全是這件事。另外自己就這樣跟蘭兒去了她家算怎麼回事?她家裡人怎麼可能同意?

  從他的出發點來說,如果能娶到蘭兒,那真是修來的福,如此一個剛烈的姑娘,寧願嫁給自己這個窮小子也不去給陳大寶當妾,要知道陳大寶非常有錢,這說明蘭兒不是個嫌貧愛富的人。

  這樣的人,大多賢慧,娶回來總不會錯。

  可問題的關鍵是,此事太過困難,自己總不能帶著蘭兒私奔而去,那樣的話,家中父母怎麼辦?陳大寶也不會善罷甘休,到時候自己一走了之,他會找自己父母的麻煩,自己不能這樣幹。

  也罷!去就去,他這邊有蘭兒本人願意,先去探探虛實再說。

  想到這裡,他跟著蘭兒出發,直奔她家而去。

  月兒是個面容精瘦的女人,透著精明,當她聽明白妹妹和王臻的意思後,不由得冷笑起來,笑得王臻和蘭兒心中發毛。

  「哪裡來的窮小子?也不看看自己的樣子就想娶妻?蘭兒早已許人,陳員外出七千錢,你出得起嗎?你如果能出得起,就可以娶走蘭兒,如果不能,就趕緊滾!」

  王臻被說得滿臉通紅,蘭兒卻說道:「姐姐是讓蘭兒嫁還是要賣掉蘭兒?我就看上他了,不會再嫁別人!」

  蘭兒氣得指著她大罵,關進屋中後,又把王臻轟出去,讓他趕緊滾,要麼帶著錢來娶,要麼從此不要再來。

  王臻被奚落一番,垂頭喪氣趕回家中。孟氏一直都發愁兒子娶媳婦的事,此時有了機會,但七千錢對他們家來說簡直就不敢想象,王臻每日裡給人幹活,全家省吃儉用,如今積攢不過一百多錢,怎麼娶人家?

  王臻勸了娘幾句,自己又坐在院中發呆。人家蘭兒不說嫁給他,他心中尚沒覺得有什麼,可人家說可以嫁,他腦子裡全是人家姑娘的身影,可一想到七千錢這個數目,他又感覺敗興。

  「公子如此枯坐,又怎麼能坐來錢財娶妻?你救過我,我來幫你娶妻!」

  王臻轉頭一看嚇了一跳,不知道何時,身邊竟盤著一條大蛇,大蛇身上鱗片缺失,正是自己在枯樹中所救的那條,這大蛇竟會說話?

  他正要發問,大蛇卻又說道:「休要再枯坐等待,去你塔救我時的那棵枯樹邊向下挖,裡面有你需要的錢財。」

  大蛇說完便化成一縷青煙消失,王臻卻一晃身子跌倒在地。

  原來他剛才愁得靠著牆根睡著,大蛇是在夢中出現,他睡著後向前跌倒又醒了過來。

  正一籌莫展的他站了起來,夢中出現大蛇,蛇說樹下有錢財這種事當然無稽,可是他在沒有辦法之下,還是想去看看,反正沒有別的辦法,索性死馬當成活馬醫吧。

  他帶著東西奔枯樹而去,向下挖了半天,竟然真挖到了銅錢,不多不少,正好七千錢。

  他將錢小心裝進包袱中,背著直接去了蘭兒家。月兒沒料到他竟然真帶著七千錢而來,一時間不知所措,不過片刻後就眉開眼笑,說既然有錢,那就可以娶。

  王臻點頭,蘭兒怕夜長夢多,讓他回家簡單收拾,明天就來娶自己過去,否則以姐姐的性格,還是容易出問題。

  王臻答應下來,回家後便讓娘和爹準備,將屋子收拾了一下,家裡的一百多錢購置東西,佈置簡單酒席。

  次日傍晚,王臻帶著迎親隊伍出發去娶蘭兒,月兒倒是沒有阻攔,顯得說話算話。

  王臻如在夢中,前幾天還是一個人,短短幾天,竟然成親,這讓他不敢相信眼前發生的一切。

  他跟在轎旁正在行走,突然從路旁竄出一群人,為首的正是陳大寶。

  陳大寶盯著他冷笑,王臻頓時明白了,月兒見到自己的七千錢後,貪婪心起來,她收下錢,同意自己娶蘭兒,同時又通知了陳大寶,讓他在半路攔截。他將蘭兒搶走,自己也不好再去要回七千錢。

  這樣,月兒得到錢,陳大寶得到了人,自己卻什麼也得不到。

  一見陳大寶帶的人都手握木棍,陪著王臻迎親的人跑了個精光,陳大寶和一眾手下洋洋得意時,草叢中突然出現一條大蛇,大蛇蜿蜒盤旋,直直纏向陳大寶。

  這些人都嚇壞了,陳大寶更是嚇得屁滾尿流,狼狽逃走。大蛇見人逃走,它也沒追,而是對著王臻吐了幾下信子,又消失在了草叢之中。

  王臻帶著蘭兒回家,拜堂後進入洞房,這妻子終于算是娶回了家。

  不料到了第二天,月兒帶著人來,哭鬧著說王臻騙了她,王臻給她的七千錢,卻是蛇的鱗片,根本不是錢。

  但她哭鬧也沒用,月兒已經跟王臻拜過堂,成為了真正的夫妻,月兒氣得回去後就大病一場,差點死掉。而陳大寶受了蛇的驚嚇,回去後纏綿病榻,一年後死去。

  蘭兒嫁過來後,孝敬公婆,賢慧持家,一年多後便為王家添了個大胖小子。王臻仍然幹著自己的瓦匠營生,勤勞肯幹,一家人生活平凡卻幸福。

  婚後,蘭後極少回娘家,而王臻也從來沒有跟別人說過他夢到大蛇,樹下挖出七千錢的事。

  至于錢為什麼會變成蛇的鱗片,這個則沒有人知道。
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