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» 民間故事:少女燒了家中青竹,事後屢做春夢,爺爺:你投錯胎了

民間故事:少女燒了家中青竹,事後屢做春夢,爺爺:你投錯胎了
2022/01/25
2022/01/25

宋朝時期,筠州有一戶姓白的人家,白家家主正是當地的知縣,他為人正直,做事公正,深受百姓愛戴。

白知縣在位四年,其實早已該升遷了,可他不願賄賂上級,阿諛奉承,結果被幾個同僚穿小鞋,使其一直留在當地,當個小小的知縣。不過白知縣倒也不在意,能夠造福百姓也是他一直想做的。

白知縣三十歲那年,妻子終于懷孕,村民們得知此事後,紛紛上門表示祝賀。就在這時,整日在後山清修的父親抱著一些青竹回了家。白知縣的父親名叫白明誠,據說他從小天資過人,擁有過目不忘之能,十七歲就考上了舉人,可謂前途無量。可在這個節骨眼上,一個雲遊道士路過此地,看上了白明誠的天賦,說什麼都要收他為徒。

就這樣,白明誠成了道士的徒弟,而他悟性極高,許多人四五年才能弄懂的東西,他不到兩天就全部學會了。自那以後,白明誠就一直在後山清修,很少下山,白知縣偶爾會去看看他,父子倆的關係也並不是很融洽。

這次下山,白明誠就是來看兒媳的,他將那些竹子交給白知縣,並叮囑夫妻倆,一定要把竹子種在後院,說什麼都不能拔掉,隨即又離開了。

青竹作為歲寒三友,代表了剛正勇敢,白知縣很喜歡這些青竹,立馬按照父親的說法,將這些青竹種在了院子裡。可讓白知縣沒想到的是,這些青竹居然在日後救了他妻子一命。

沒多久,妻子臨盆的日子到了,白知縣立馬請來了產婆和郎中,可就在眾人以為一切順利之際,產婆立馬沖出房間,對著白知縣大喊道:「白大人,夫人腹裡的孩子胎位不正,造成了難產,您可要做好心理準備啊!」

白知縣聽後臉色驟變,可如今事實擺在眼前,他一屁股蹲坐在地,不知所措。就在這時,父親白明誠回來了,他並未驚慌,反而淡定地走到青竹旁,自言自語了幾句。下一秒,原本平靜的青竹忽然劇烈地抖動起來,葉子相互摩擦,發出了「沙沙」的響聲。緊接著,一陣啼哭聲劃破天際,妻子終于順利生產,是個女孩。

不過奇怪的是,女孩出生時的體重不到四斤,產婆將她抱懷裡也是一個勁搖頭,畢竟在她看來,這孩子根本就活不長。

白明誠卻不以為意,他抄起斧頭砍斷了院中的一根青竹,製成了一個小木牌掛在了孫女身上,並給她起名白柊。

神奇的是,從那一天開始,白柊的體重就逐漸恢復了正常,身體也越來越健康,這讓白知縣十分高興。

眨眼間十七年過去了,可能是受到小時候成長經歷的影響,白知縣在這十七年裡一直醉心工作,忽視了對女兒的教育和陪伴,白柊也變得十分調皮,經常偷偷跑出去玩,不過她還算懂事,從未主動給父親添過亂。

馬上就是白柊的十八歲生日了,白知縣曾向女兒保證過,生日那天會給她舉辦個隆重的生日宴會,白柊也十分期待。可到了生日當晚,白知縣卻因為公務繁忙,把這事給忘了個一乾二淨,白柊生氣極了。她跑到後院,看著父親喜愛的青竹,一氣之下竟直接點火把青竹給燒掉了。

好在家丁們及時發現,撲滅了大火,否則後果不堪設想,可那些青竹卻都被燒乾淨了。白知縣聽到消息後立馬趕來過來,這才想起了女兒的生日,看著女兒落寞的背影,他自責不已,想上前安慰,卻又不知道如何開口。

就在這時,被燒掉的青竹灰燼中,居然出現了一根紫竹,這根紫竹非但沒有受損,反而長勢喜人,這讓白知縣十分欣慰。可還沒等他高興太久,女兒的身上就發生了一件怪事。

這天傍晚,白柊剛剛睡下,卻忽然聽到院子裡有人在叫她的名字。她掙紮起身,發現院子裡居然站著一個身著青衣,面容俊秀的男子。他笑著上前擁抱了白柊,白柊沒有拒絕,因為她總感覺面前的男人十分熟悉,兩人好像認識了許多年一樣。

男人見她沒有拒絕,膽子也大了起來,輕輕地吻了過去。白柊正是情竇初開的年紀,自然受不了這個。就這樣,她與夢中男人行了周公之禮,而她連男人的名字都不知道。

之後幾日,白柊屢做春夢,她也漸漸愛上了這種感覺,可她並未發現,自己的身體變得越來越虛弱,整個人看起來無精打采,瘦了整整一大圈。

母親發現異常後,立馬將此事告訴了丈夫,可白知縣沒空搭理,只是讓她請個郎中悄悄。妻子見狀,只好跑到後山,請來了還在清修的公爹。

白柊自懂事以來,就沒見過白明誠,自然不知道他就是自己的爺爺。白明誠也沒坦白身份,而是悄悄住在了孫女的隔壁。

當天夜裡,白柊的屋裡忽然傳出一陣異響,白明誠立馬沖了過去,只見孫女白柊兩眼翻白,雙臂大張,兩隻腳還漂浮在空中,沒有落地,整個人看起來詭異之極。

白明誠見狀,立馬從懷裡掏出了準備好的灶灰,灑在了孫女四周。下一秒,一個男人的腳印便出現在了灶灰上,白明誠眉頭微皺:「鬼架!你居然還沒放棄!」

所謂鬼架,便是被鬼魂盯上,被它從後面架起來,腳離地後便會失去意識,任由鬼魂控制,嚴重者會被徹底佔據肉體。

就在這時,白知縣和妻子也聽到動靜趕來過來,當看到女兒的模樣時,不禁愣在了原地。下一秒,白柊猛地撲向了白明誠,可他絲毫不慌,直接從懷中掏出一枚符咒,貼在了孫女的額頭處,直接將在背後架著她的鬼給彈飛出去,白柊也恢復了正常,一下暈倒過去。

白明誠對著眼前的鬼魂怒斥道:「你投錯胎了,為何還要如此執迷不悟!」

原來,眼前這個男人的鬼魂其實才是當年投胎到白家的孩子,可白明誠窺破天機,發現這孩子的前世是個十惡不赦的罪犯,他若投胎進白家,加上白知縣失敗的教育方法,他只會走上老路,到時受害的不僅是他,還有整個白家,都會給他陪葬。

為了防止這種情況出現,白明誠特意再後院種了青竹。這可不是普通的青竹,這些全部是白天第一縷陽光照射到、夜裡第一縷月光照射到的青竹,能夠抵擋戾氣和煞氣,因此能夠將前來投胎的男子的靈魂擋在門外。就這樣,男人親眼看著自己投胎轉世的機會讓給了別人,他怒火中燒,這才久久不願離去。

巧的是,前不久白柊燒掉了這些青竹,沒了青竹的束縛,男人這才纏上了白柊,並一點點侵蝕她的靈魂,想要取而代之。

白明誠自然不能答應,他掏出法器和鬼魂戰作一團,鬼魂不是他的對手,很快就敗下陣來。經過一番勸說,白明誠決定幫鬼魂找個新的投胎人家,鬼魂也決定放心仇恨,跟白明誠離開。

後來,白明誠遵守承諾,將他引到了一戶農夫家中,農夫老實巴交,溫柔和善,相信定能將這個惡人引上正途。

至於白知縣一家,經歷過此事後,他們終于明白了家人的重要性,白知縣則在不久後辭去了官職,陪在家人身邊,過上了平靜的生活。
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