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» 民間故事:瓦匠放生五彩鳥,受指引巧遇阿婆,鳳凰:她是你的祖母

民間故事:瓦匠放生五彩鳥,受指引巧遇阿婆,鳳凰:她是你的祖母
2022/03/13
2022/03/13

瓦匠何泰,人稱阿泰,明朝年間人氏,祖上三代都是泥瓦匠出生,因為有手藝傍身,又租種了幾畝田地,所以家庭條件還算不錯,阿泰在學堂念過幾年書。

阿泰十分聰明,成績優異,可是阿泰的父親覺得讀書無用,認識字就行,所以阿泰十歲那年,就讓他跟著自己學習瓦匠手藝,阿泰還小不懂事,覺得父親說的有理。

阿泰的父母是中年得子,所以阿泰十六歲那年,他的父母都已經四十多歲,阿泰跟著父親奔波勞苦,揮汗如雨,也深深的體會到了父親的艱辛。

於是他對父母說:「爹,娘, 孩兒已經長大,瓦匠手藝學成,理當孝敬你們,我不忍心看著你們辛苦,我決定出去掙錢養活你們。

阿泰的話雖然樸素,但是足見他的一片孝心。

可是阿泰的父母聽了之後,皺了皺眉,因為阿泰父親雖然是泥瓦匠,但只接受周邊的人請他做事,最遠也就是去過鎮上做事,再遠的地方他一概不去。

但是阿泰的父母都知道兒子想去更遠的地方,闖一闖,看一看,不想一直呆在農村,偏安一隅,阿泰母親柳氏見丈夫皺著眉沒說話。

她趕緊說道:「兒啊,俗話說 兒行千里,母擔憂,你想出去闖一闖,我們不反對,但別走遠了啊,那就去鎮上找些事情來做?」

阿泰欣然同意,可是他們村離鎮上有二十多裡,早出晚歸不太現實,於是柳氏幫兒子收拾了行李,給了盤纏,一番叮囑,兒子第一次獨自外出,自然是難舍難離。

由於阿泰所在的鎮,有山有水,老百姓們除了耕田種地,還有就是砍柴,打獵,捕魚,采藥這些,泥瓦匠並不多,所以阿泰很快就找到了事情,租了房子住了下來。

他租的房子是個院子,有幾間房,有一對老人居住,他們的兒子在縣城做做生意安了家,老兩口不習慣縣城的生活,再說他們的根在這裡,所以沒有去縣城。

阿泰在這裡認識了同樣租房居住的鄰居張振,是個商人,一年有大半時間在小鎮居住,收一些藥材,皮貨,山貨等然後去外地販賣。

由於張振三十多歲,走南闖北,見識淵博,讓最遠只來過鎮上的阿泰大開眼界。

二人相談甚歡,雖然他們年齡相差約二十歲,可是他們之間互相視為知己好友,無話不談,成為忘年之交,他們遂以父子相稱,阿泰認了張振為義父。

那天,由於張振的介紹,阿泰去一個藥材商新蓋的宅院做事,如今已經宅院落成,他領了薪水,為了表示感謝,他幹準備晚上請張振出去小酌幾杯。

可是阿泰敲門之後,不見屋裡有任何回應,可是貿然推門進去又有些不禮貌,正在猶豫之際,房東阿婆說道:「阿泰啊,張振好像一天都沒出門,不會有什麼事情吧?」

阿泰忽然想起,早上出門見到張振時,和他打招呼,發現他氣色有些不對,詢問之後,張振說沒事,阿泰忙著去幹活,也就沒有多問,此時他似乎有不祥的感覺。

所以,也顧不上那麼多,趕緊推門進去,看著躺在床上的張振,大吃一驚,只見他面容憔悴,臉色蒼白,額頭冒汗,呼吸微弱,儼然是暈了過去。

俗話說「在家靠父母,出門靠朋友」,張振背井離鄉,雖然認識很多做生意的朋友,但都是利益往來,真正交心的只有阿泰一個人。

阿泰也顧不上吃飯了,趕緊背著張振就去了醫館,大夫說張振積勞成疾,氣血兩虧,若不是及時送來,恐怕過不了今晚,可是即便如此,也是性命堪憂。

接下來的日子,阿泰就在張振的屋裡鋪了床,精心照顧張振,洗衣做飯,擦洗身子,抓藥煎藥,衣不解帶,朝夕在張振身邊伺候,孝子也不過如此,讓張振甚是感動。

張振的病情雖然有所好轉,可是依然是臥床不起,阿泰毫無怨言,他原本間隔七八日就會回家探望父母,現在他不敢隨便離開,只能托熟人給父母帶個信。

約十多日過去,張振可以下地稍微活動一下,可是很快就會氣喘吁吁,體力不支,這讓阿泰十分擔憂,他不是擔憂自己走不開,沒事情做,而是擔憂他的病情。

那天晚上,阿泰伺候張振睡下,連續照顧張振這麼多天,阿泰十分疲憊,倒頭便睡,不知道是什麼時候,他被一陣激烈的咳嗽聲驚醒。

他趕緊起床,點亮油燈,來看張振,只見他豆大的汗珠滿臉都是,阿泰趕緊替他擦拭,讓他喝了點水,扶他起來做做,詢問他感覺如何?

張振用微弱的聲音,有氣無力地說道:「阿泰,承蒙你的照顧,已經有半月之久,讓我感激不盡,只是我的身子骨,我清楚,我恐怕大限將至。」

阿泰連忙讓他不要說不吉利的話,張振又說道:「吉及不吉利,我心裡清楚,我家離這裡有五百餘裡,孤身一人,你我情同父子,我想把後事託付給你。」

阿泰歎了口氣,他流下了熱淚,哽咽得說不出話來,只得點了點頭。

張振說道:「這第一件事情,我去世之後,我希望你能把我送回老家安葬,讓我葉落歸根;這第二件事情,就是我的娘子和我十六歲的女兒,就托給你照顧。

這些年,我攢了五百兩銀子,換成了銀票,在我的口袋裡,本想今年春節過後,就回鄉購置田產,和妻女平安度日,沒成想要客死他鄉。

你送我回家之後,剩餘的部分一半交給我的妻女,一半你留著購置田產,做些生意,別再這麼辛苦......」

張振說完,一口氣沒喘上來,憾然逝去,讓阿泰慟哭不止。

五百兩銀子啊,對阿泰來說可以說是天文數字,可能他這一輩子都掙不到這麼多銀兩,如果拿著它,悄然離去,完全可以讓自己和父母過上富足的生活。

可是阿泰他並沒有這麼做,他趕緊找熟人給父母捎個口信,就說朋友介紹,臨時去縣城做事,幾個月後便回去,讓父母莫要擔心和牽掛自己。

阿泰買來一具棺槨和上等的香料,將張振的屍骨入殮,雇了馬車,護送張振的靈柩回他老家,一路艱辛,輾轉多日後抵達,阿泰替張振披麻戴孝,讓他入土為安。

張振的妻子宋氏,女兒阿茜悲痛欲絕,對阿泰感激不盡,千恩萬謝,阿泰跟孤兒寡母說起了張振的遺囑,不過他沒說剩餘的銀兩自己分一半的事情。

另外他見宋氏身體康健,阿茜清麗脫俗,甚是美麗,雖然是孤兒寡母,但是手裡有銀兩,自然會過上好日子,自己只是個泥瓦匠,談不上照顧她們。

那晚,阿泰和宋氏母子商量,準備第二天就啟程回去。

可是阿茜含淚說:「既然你認了我父親為義父,你便是我的哥哥,父親為人仗義,有情有義,常教導我做人要知恩圖報。

父親肯定會說報答你的事情,這剩下的四百多兩銀子,其中的一半你無論如何都要拿去,否則我和我娘怎好告慰我爹的在天之靈?」

宋氏見阿泰一表人才,為人善良正直,有情有義,對他頗有好感,有意撮合阿泰和女兒阿茜,可是又覺得兩地相隔甚遠,如果女兒遠嫁,自己便孤苦無依。

她雖然沒有說出此事,但是他知道自己的丈夫的為人,所以她也這麼勸說阿泰,收下銀兩,希望他能過上好日子。

一方是善良正直,有情有義,一方是知恩圖報,不吝惜錢財,試問這樣的人能有多少呢?

可是他們都忘了,才不外露,隔牆有耳,三個人正在拿著銀票和銀兩互相謙讓之時,忽然聽到窗外似乎有動靜,隨後聞到一股奇怪的香味。

阿泰跟張振相處期間,張振經常會和他說一些出門在外的經驗,阿泰暗暗叫苦,知道外面有盜賊,但是不知道有幾個人,於是他小聲說道:「捂住口鼻,假裝暈倒。」

三個人趕緊捂住口鼻,趴在桌上,假裝暈了過去,果不其然,盜賊見屋裡沒有動靜,撬門而入,阿泰雖然覺得有些暈,但並無大礙,他聽腳步聲只有一人。

等盜賊靠近之時,阿泰忽然起身和盜賊搏鬥,可是盜賊會些功夫,並且手上有利刃,如果是阿泰自己一個人,他可能會舍財保命,可是宋氏母女該怎麼辦?

此時阿泰身上幾處受傷,宋氏母女乃女流之輩,嚇得魂不附體,過了許久才開始大聲呼救,盜賊惱羞成怒,手拿利刃拼命的刺向阿泰的胸口。

千鈞一髮之際,不知道阿茜哪裡來的勇氣,她竟然奮不顧身沖到了阿泰的面前,盜賊的刀刺在阿茜的肩膀上。

阿泰趁機給了盜賊致命一腳,盜賊倒地,被聞訊趕來的街坊鄰居抓住,扭送到官府,得到了應有的懲罰。

原來阿泰的義舉,早已轟動,很多人為他豎起了大拇指,可是那些盜賊卻不這麼想,起了歹心,原本準備阿泰走後,等宋氏孤兒寡母在家時再動手。

可是這位盜賊等不及了,先下手為強,省的她們的錢財落入旁人之手,盜賊雖然被抓,可是阿泰和阿茜都身負重傷,需要養傷。

半個月過去,阿泰和阿茜的傷勢痊癒,可是二人朝夕相處,互生情愫,再說不怕賊偷,就怕賊惦記,所以阿泰依依不捨,準備離去之時。

宋氏看著阿泰和阿茜彼此有意,如果阿泰走了,母女二人雖然有錢,但是無依無靠,如果再有盜賊到訪,該如何是好?

她又想著身邊除了女兒沒有其他親人,於是跟阿泰說,想跟著阿泰一起回去,如此以來,阿泰和阿茜自然是滿心歡喜。

三人結伴同行,一起趕往阿泰的老家,阿泰準備在縣城購買宅院和鋪面,做些生意,再把父母接到身邊享福,可是一路之上並不太平。

那天,他們來到一個小鎮,熱鬧非凡,在客棧住下之後,一路奔波勞苦,準備休息一日,再往家趕,阿泰帶著阿茜去街市上逛一逛。

沒逛多久,便聽到前面嘰嘰喳喳有鳥鳴聲,二人覺得好奇,仔細一看,是個賣花鳥魚蟲的店鋪,其中有一隻五彩鳥,在鳥籠裡發出的聲音仿佛是在悲鳴。

這讓阿茜想起了自己的父親,阿泰不僅想起了義父張振,更想起了分開幾個月之久的父母,二人心有靈犀,花了三兩銀子買了下了五彩鳥,帶在路上解悶,回去後放生。

第二天,他們準備趕往另外一個鎮上,經過一個山腳下時,忽然鳥籠中的五彩鳥出現了異常,它朝著山上鳴叫不止,叫聲淒慘,令人心痛。

阿茜說:「阿泰哥哥,想必這五彩鳥就是別人從這個山上抓到的,這裡才是它的家,既然如此,我們何不將它放生在這裡?」

阿泰說他正有此意,他們打開鳥籠放飛了五彩鳥,五彩鳥轉而發出了歡快的鳴叫聲,在他們空中盤旋一陣子後,飛向了山中。

傍晚時分,他們來到了小鎮,找客棧住下,吃罷晚飯,宋氏和阿茜回到她們的房間,阿泰獨自在屋中休息。

為了省錢,他們一路都是步行,一路上阿泰照顧宋氏母女二人,有些疲乏,躺下不久,便呼呼大睡。

忽然,五彩鳥出現在他的房間中,身後還跟著一隻鳳凰,只聽得鳳凰說:「恩公,謝謝你放了我的兒子,他思母心切,若不是你們及時買下放生,恐怕他命不久矣。」

阿泰連忙說:「區區小事,何足掛齒?如今你們母子團聚,是件好事,祝賀你們。」

鳳凰又說道:「謝謝恩公,有件事情要提醒你,快到你們縣城時,莫要走大路從東門進城,而是要走小路繞行從南門進城 ,你會因此解開身世之謎。「

阿泰大吃一驚,他早就懷疑過自己的身世,因為外表長相還有性格和父母差別很大,村裡人也時常有這種傳言,只是父母一向疼愛自己,他沒好多問和多打聽。

阿泰剛想細問,可是鳳凰和五彩鳥忽然消失,他大喊一聲‘等等’,便從夢中驚醒,這才發現時南柯一夢,但覺得一切都那麼真實。

第二天一早,阿泰便把夢中之事說給了阿茜和宋氏,阿茜說她也做了個類似的夢,為了安全起見,離阿泰所在的縣城約一百里遠時,沒走大路,改走了小路。

小路雖然沒有大路好走,但是沿途風景秀麗,令人賞心悅目,約晌午時分,三個人都覺得有些口渴,剛好他們看到前面有個村莊,村口有口井,一個阿婆在打井水。

阿泰見阿婆滿臉皺紋,滿頭銀絲,佝僂著背,頓時心生憐憫。

他趕緊走了過去,幫阿婆打井水,然後說道:「老人家,我們幾個路經此地,有些口渴,可否行個方便,去你家喝口熱水?」

可是阿婆並未答話,一直目不轉睛地盯著阿泰看,阿泰以為阿婆年紀大了,耳背,加重了嗓音又說了幾遍,阿婆回過神來說:「方便,當然方便。」

阿泰挑起水桶來到了阿婆的家中,只見一個農家小院,三間茅草屋,破敗不堪,又見阿婆的水缸是空的,他忙讓宋氏和阿茜在屋裡休息。

他去幫阿婆打井水,然後幫著阿婆修葺了院牆和房屋,他雖然累得滿頭大汗,但是覺得心裡很舒坦。

因為不知道為什麼,他覺得眼前的阿婆,看上去十分的親切,有種說不出來的感覺,這也讓宋氏和阿茜覺得阿泰的為人果然是心地善良,令人欽佩。

不知道阿婆是對阿泰心存感激,還是別的什麼原因,她竟然宰了只雞,熱情地款待了阿泰一行三人。

吃飯的時候,阿婆忽然說道:「阿泰公子,真的是謝謝你,剛才我和宋夫人還有小姐聊天,他們說你十七歲,請問你具體是哪年哪月哪日生?」

阿泰連忙詳細告知,覺得好奇,就問道:「老人家,你為何要問我這些呢?」

阿婆忽然老淚縱橫,哭了起來,她哭訴道:「實不相瞞,我有個兒子名叫劉慶,算起來今年三十七歲。

十八年前,我兒媳還有身孕,我本想讓兒媳留在家中,讓她不要和我兒子出去做生意。

可是他們新婚燕爾,我兒媳說捨不得我兒子,便一起去了縣城,可是他們這一走,便杳無音訊。

家中只留下我和我的老伴,我老伴前年去世,現在家中只剩下我一個孤零零一人,我見公子和我的兒子小時候長得一模一樣,所以前面看你看走了神。」

三人聽了之後,也忍不住流下了熱淚,阿泰更是感慨萬分,忽然想起了夢中鳳凰說此行可以解開身世之謎,可是認祖歸宗,是件大事,豈能草率行事?

想到這裡,他便說道:「老人家,我們對你的遭遇深表同情,我這次回家,還有些路程,我可以幫你沿途打聽,不知道你當時和你兒子兒媳分別時,留下過什麼沒有?」

阿婆想了想說道:「我兒媳懷孕時,我非常高興,就給未來的孩子縫製了件肚兜,因為不知道是男孩還是女孩,所以就請人幫我寫了個張字,繡在了肚兜上。」

吃罷晚飯,阿泰跟阿婆辭行,第二天,他們來到一個山腳下時,忽然一聲哨響,十多個蒙面大漢,手持利刃將他們三個人團團圍住,顯然他們遇到了山匪。

俗話說「雙拳難敵四手,好漢架不住人多」,更何況阿泰身邊還有兩個女人,其中一個大漢喊道:「大哥,你看這小子是不是面熟?簡直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一樣。」

哪位大哥哈哈大笑道:「你不說,我還真沒看出來,沒想到他的老子死在我們手裡,他也是如此,只可惜,被他的娘跑了,沒做成我的壓寨夫人,實在可惜,不過他身邊的這位姑娘模樣可人,我要活的,其他都給我殺咯。」

阿泰聞聽此言,十分震怒,要衝上去和山匪拼命,可是這就如同以卵擊石,眼看三人危在旦夕,忽然天空霞光萬道,耀眼奪目,一聲鳳凰題啼鳴聲響徹山谷。

眾強盜抬頭一看,忽然,頭痛難忍,抱著頭撲倒在地,不停地打滾,不多時紛紛動彈不得,好似暈了過去,阿泰拿起山匪的利刃,恨不得手刃他們。

忽然鳳凰口吐人言說道:「公子,莫要傷害他們的性命,我已通知官府,他們很快就會前來拿人,會秉公處理。」

三人連忙磕頭謝恩,阿泰說道:「多謝您的救命之恩,那天晚上,你在夢中讓我走小路進城,可以解開我身世之謎,還請你詳細告知啊。」

鳳凰說:「前面你見到的阿婆,就是你的祖母啊,你的親生父母在你滿月之後,帶著你回老家看望你的爺爺奶奶,可是被這夥山匪攔住。

你的父親為了救你的娘和你,拼死抵抗,不幸殞命,你母親抱著你拼命逃命,可是被追至懸崖邊,無路可逃,便抱著你縱身跳下山崖,但她最後護住了你。

結果你被你現在的父親撿到,他當時在縣城做泥瓦匠,一直沒有孩子,他將你親生母親埋葬之後,便在夜裡偷偷地回家,接了你現在的母親來到縣城,幾年後才回的村。」

阿泰忍不住嚎啕大哭,宋氏和阿茜陪著哭了一陣,便一起安慰阿泰,不多時官差趕到,將山匪擒拿,逃命得到了應有的懲罰。

阿泰帶著宋氏和阿茜回到家中,阿泰父親和母親柳氏看到出去半年之久的兒子平安回來,又帶回來一對母女,看到阿茜姑娘模樣清秀,十分歡喜,熱情接待宋氏母女,不過他看阿泰面容憔悴,毫無喜色。

他們不敢隱瞞,便說出了阿泰的身世,阿泰父親說:「兒啊,請原諒我和你母親的自私,我只想你做個普通的人,娶妻生子,平安度過這一生,我們怕你知道身世後,會受不了,一心想報仇雪恨,反而罔顧性命。」

阿泰含淚說:「爹,娘,養育之恩大於天,我不怪你們,只是我的祖母尚在,你們撿到我時的肚兜是否尚在?我想和她老人家相認,好讓她頤養天年。」

此時阿泰的母親已經拿了出來,果然有件縫著張字的肚兜,阿泰帶著它和祖母相認。

阿振和宋氏還有阿茜商量,在縣城買了房子和店鋪,隨後和阿茜拜堂成親,生兒育女,孝敬父母和老人,行善積德,樂善好施,過上了幸福的生活。

阿泰沒有改名換姓,但是他和阿茜生了三兒兩女,三個兒子分別姓何,張,劉,三個兒子三個姓,大家都很好奇,所以他的善良正直,有情有義的事蹟流傳開來。

(故事完)

聲明:本故事旨在傳承民間藝術,勸人為善棄惡,弘揚傳統美德,與封建迷信無關,謝謝閱讀,歡迎點贊評論。

筆者說:

何泰,一個普通的泥瓦匠,但他善良正直,孝順父母,有情有義,送客死他鄉的忘年交張振落葉歸根,令人感動和傾佩。

因此他不僅得到了財富,也迎娶了漂亮的妻子,又因為善良,放生了五彩鳥,獲得了鳳凰的相助,得以報仇雪恨,解開身世之謎,和祖母相認,結局大快人心,令人欣慰。

以上樁樁件件,正是印證了 「行善之家,必有餘慶,人善人欺天不欺,自有貴人相助」的道理,大家覺得呢?

文中雖有神話和怪誕成分,但筆者惟願大家平安順遂,惟願天下骨肉不分,惟願天下家庭和和美美,幸福地生活在一起。
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