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» 民間故事:貪心漢強娶小龍女,九百九十九石九鬥九升糧食送到家門前堆成山,眼冒金花被炸飛天

民間故事:貪心漢強娶小龍女,九百九十九石九鬥九升糧食送到家門前堆成山,眼冒金花被炸飛天
2022/02/21
2022/02/21

古時,有個叫邱八的小夥子,幼時和娘逃荒要飯到一個地方,村裡人收留了他們。邱八落戶的這個村子靠山,山上幾乎不長什麼莊稼,就有一樣好處:石頭硬石頭多。

俗話說,靠山吃山,靠水吃水。這個村的人都靠石頭過活。一年三百六十五天,天天開石頭,鑿石頭、運石頭、賣石頭。村裡家家戶戶,房用石頭造,灶用石頭壘,石頭桌子石頭凳,石頭罎子石頭甕,什麼都是石頭的…

有一天,北風呼呼叫,雪花簌簌飄,天氣那個冷呀,凍死了狐狸刮跑了貂。邱八穿了一身破里拉花的氈套子衣裝,上山去打柴。上了山一看,我的媽呀,天也是白的,地也是白的,草棍棍樹枝枝都成了白的,從哪兒下手呀?

他前山轉後山,後山轉前山,手腳都凍麻了還沒打上一捆柴,正凍得受不了,忽然看見雪地裡有一塊地皮沒有雪。天上的雪一落到這兒就化了。再仔細看,地皮上還絲絲地冒熱氣呢。

他趕緊走過去,站在這塊地皮上。腳一站上去一下就不冷了。這倒是個新鮮事兒啊!可想又想不出個究竟。他蹲下用手往外扒,扒了幾下扒出一塊又紅又圓又亮的石頭。邱八捧著紅石頭左看右看,看不出個名堂。

過了一陣兒,他只覺得渾身上下熱烘烘的,哪塊兒都不冷了。哎呀,這石頭大有靈氣呀!轉念一想,娘一到寒冬臘月心口疼的病就犯,把這塊紅石頭帶回去,讓她時常放在胸口上暖暖,說不定能頂點事。這時,說怪也怪,邱八身上也有了勁,三下五除二地砍了兩捆柴,把紅石頭揣在懷裡,挑起擔子歡歡喜喜下山回家了。

再說往日,邱八打柴來,凍的牙床子碾米,渾身篩糠!今日回來,頭頂上淌汗鞋口裡往外冒熱氣。

老娘又冷又餓,縮坐在炕中間,見兒子熱成這樣,說:「兒呀,天氣這麼冷看把你熱的,打了好幾天的柴了當心點身子,你要是累倒了,我指靠誰呀?」

邱八喜眉喜眼地說:「娘,今個柴沒打多少,就是撿了塊石頭。」

娘說:「孩子,叫你去打柴,你不好好打柴,撿塊石頭做啥用?咱家還缺那東西嗎?」

邱八從懷裡掏出那塊紅石頭:「娘,我先不說,你把這石頭揣在懷裡試上一試,」

娘一聽來了氣,說:「你個不孝的東西,你嫌我疼得不夠嗎?把石頭疙瘩揣在心窩上,讓我沒得快些是嗎?」

邱八一定要娘試一試,娘只好接過來,把紅石頭捧在手裡看,沒料到,只覺得手裡熱乎乎的,她試著放進懷裡,心口一下子不疼了。過了一陣兒,娘在炕上熱得坐不住了,在被窩裡汗水一直往下流。又過了一陣兒,整個屋子都暖洋洋的了。

娘喜滋滋地說,「老天爺!這石頭怕是個寶貝呢。老輩兒人說,這山上有寶,誰得了就能發大財。」

邱八一聽來了勁,一定要問個根根底底出來。娘就給她講了一段故事:很久很久以前,兩個天神爺打架,說是為了一個女人,一個氣得把腳一跺,地就塌了;一個氣得用頭一頂,天頂出個大窟窿。

又過了許多年,那個女人來到這兒,煉石頭補天上那個大窟窿,天一補好,她把經常支爐子的那塊石頭隨手一扔,丟在海中,海水一下燒開了。後來,海底裡長出一座山,說的就是咱們家門前這座石頭山。因為被神娘娘的神火燒過,所以全是石頭,再也長不出好莊稼了。娘倆說是說,心裡只當笑話,並不真信。

自從邱八撿回這塊紅石頭,娘的病開始變好了,下雪天屋頂上雪都落不住。鄰家知道了這件事,一傳十,十傳百,十裡八莊的人都知道了,跑來串門兒要看紅石頭,但是邱八從來不拿出來讓人瞧。

有一天,邱八家門前來了兩個書生,他們一邊走路一邊念詩,挨門挨戶乞求施捨,說是要籌集一筆錢,辦個大學堂,好讓這窮山僻壤的孩子們上學念書。

兩個書生每走到一家門前,就像唱歌似地念上幾句順口溜兒,「有錢人家舍上一貫兩貫,沒錢人家舍上一文兩文,有糧人家量上一鬥兩鬥,沒糧人家裝上一口兩口……」

兩個書生念到邱八家,邱八恰巧出門幹活去了。

邱八娘出來說:「我家是世上最窮的人家了。錢沒一文,糧沒半碗,你們到別的人家去要吧!走吧!」

書生說:「老奶奶呀,聽說你兒子在山上撿了塊紅石頭,有沒有?」

邱八的娘說:「有是有的,我天天鬧心口疼病,我要留著暖心呢,不能送你們。」

書生說:「老奶奶呀,我們倆走州過縣,挨門挨戶討要,已經走了三州六縣九百九十個村莊,叫了九千九百九十九聲‘爺爺’和‘奶奶’,就為的是辦個學堂,讓窮人家的娃娃能上學堂念書。今天叫到你家門前,你實在沒有捐的,就把那塊石頭給我們,你不能讓我們空手回去。」

邱八的娘說:「要送也得等我兒子回來,紅石頭是我兒子撿的,等他回來你們跟他商量去。」

兩個書生等到天快黑了還不見邱八回來,就走了。

天大黑了,邱八回家來了。

娘說:「兒呀,今兒個你不在,門前來了兩個書生,一定要咱的紅石頭,說是修個大學堂呢。他們就住在古廟裡等著,說是明日再來,」

邱八一聽,心生狐疑:「漫山漫坡的石頭,方的,圓的,黑的,白的,那一塊不能修學堂?偏偏要我這一塊,莫不是這個紅石頭真是個寶?」

娘倆商量來商量去,商量出個好主意,趁著夜深人靜,邱八一個人躡手躡腳來到書生住著的古廟院裡,趴在窗戶外邊偷聽。可不是嗎!兩個書生上通天文,下曉地理,正在說紅石頭的種種妙處。

邱八不待聽完,差點高興得跳了起來,他溜出古廟院,連蹦帶跑回了家。

進了門就對娘說:「娘啊,咱家真是走了紅運了,那兩個書生說什麼來你猜,他們說紅石頭不叫紅石頭,叫‘煉海石’,只要投進海水裡海水就燒開了!龍王爺燒得受不住,咱向龍王爺要啥,龍王爺就給啥。不怕他不給!我這就去海裡試試。」

娘說:「兒呀,你是喜得發昏了,海在哪兒呢?聽人說,背上乾糧炒麵走上三年六月零九天,才能走到海邊邊上,海邊邊離龍王爺的住處不知還有多遠呢。等你把金銀珠寶取回來,我早就凍死啦。還是留下讓娘暖心的好。」

邱八想了想,心裡猛地生出個主意來,說:「娘,後山的老龍潭深不見底兒,多少輩子人誰都沒見它幹過,說不定一直通到龍王爺那裡去了。我這就去試它一試。」

娘說:「兒呀,看把你急的,要試得先用繩子把石頭拴牢,當心要不到寶貝,反倒把石頭掉下去了。」

邱八一個人來到老龍潭,潭水黑幽幽、綠瑩瑩,泛著螢光磷火,看著倒挺嚇人的。他壯起膽子,用繩子把石頭拴得牢牢的吊下水裡,潭水一下噝噝啦啦響開了,一霎間,冒起團團熱氣。

沒等多久,水底下有了響動,「嘩啦」一聲,水裡閃上一個女子,身上穿的是金絲銀線,頭上戴的是金花銀花,龍女笑盈盈地說:「邱八爺爺不要煉,不要煉,邱八爺爺你要一鬥給一石,要一千給一萬。有啥話兒你儘管說,有啥事你儘管辦。」

邱八好不得意。說:「我邱八窮到了家,黑鍋裡煮的白地瓜,你說我要啥不要啥?」

龍女說:「世上有的龍宮裡都有,龍宮裡有的世上沒有。你先回去,你前腳兒到家我給你後腳兒送到。」說完,身子一閃,下水裡去了。

邱八聽了半信半疑,心想:「龍女說,她後腳兒送到家裡去,她怎麼曉得我邱八家在哪裡?如果她敢拿假話誑人,明晚上我就去把老龍潭一傢夥燒幹,讓她知道我邱八可不是好惹的!」

想著走著,不大一會兒到了家,推門一看,缸裡盛滿了面,囤裡裝滿了米,炕上疊滿了綾羅綢緞,桌上堆滿了金銀珠寶。

娘樂得半響才笑出聲兒來,說:「兒啊,兒啊,剛才你不在,我打了個噸兒,夢見門前來了一夥人,騎馬的騎馬趕車的趕車,肩上扛的背上馱的,不知給咱家送來些什麼。醒來睜眼一看,滿屋裡都是好東西,這夠咱娘倆過一輩子了。」

娘兒倆看看這樣,看看那樣,樣樣都捨不得放下,一陣兒笑,一陣兒哭,不知怎麼才好。鬧騰了半夜,娘兒倆趕夜挖地坑鑽拐窯,把吃的喝的穿的戴的,三長兩短,五花六樣,統統藏了起來。

第二天大清早,住在古廟裡的兩個書生又來了,他們坐在邱八家門前不走。

邱八走出來問:「你二人又來幹啥?」

「邱八爺爺,要你的紅石頭修學堂。」

「我家有白石頭,有黑石頭,有不黑不白的青石頭,有不白不黑的灰石頭,就是沒個紅石頭,你到別家去要吧。」

兩個書生歎息幾聲,向別家走去。

再說邱八在門前跟書生講話,娘在屋裡聽得明白。

邱八趕走了書生進來,娘說:「兒啊,我心口又疼開了。」

邱八說:「咋的又疼開了?如今不比過去,你身上穿得暖,肚裡吃得飽,還疼個啥呢?」

娘說:「咱家啥都有了,就是缺一樣,你半大不小還沒個媳婦,你去向龍王爺討個媳婦,給我養上七個胖孫孫,八個乖孫女,咱家就不怕斷香火啦。」

邱八聽娘說得有理,趁夜深人靜時又來到老龍潭,把煉海石吊下水裡去。不一會兒,水裡閃上個龍女來,穿的是金絲銀線,戴的是金花銀花。

龍女說:「邱八爺爺不要煉,不要煉。邱八爺爺要一鬥給一石,要一千給一萬。你家吃的喝的穿的戴的都有了,還要啥呀?」

邱八說:「我家缺什麼你難道看不出來嗎?」說著把煉海石往下吊了吊,水底叫苦連天。

龍女說:「邱八爺爺不要煉!邱八爺爺不要煉!龍宮裡有細米有白麵,還有山珍海味,金銀珠寶,綾羅綢緞,你要啥我給啥。」

邱八說:「你說的我都不要!」

龍女說:「那你要啥?」

邱八說:「我要你!」

龍女一聽生了氣,說:「人是人種,龍是龍種,不成不成。」

邱八說:「你說不成我就把你這龍宮煉幹!」他把煉海石再往下吊一吊,潭水沸騰了。

龍女只得走出水,來到岸上,跪下求饒:「邱八爺爺不要煉,邱八爺爺不要煉。我願意變成人嫁給你,為你生七個兒,八個女。只是我先得回去梳妝打扮一番。你前腳兒走我後腳兒到。」

邱八威嚇她說:「今晚上你要是不來,明個晚上就把你這老龍潭煉個底兒朝天!」

邱八回家對娘說了事情的經過,娘兒倆又高興了一場。邱八搬出酒罈,小碗喝酒大碗吃肉,喝得迷迷糊糊睡著了。夢裡,只見門前來了許多鐵匠、木匠、石匠、土匠、泥匠、瓦匠,築宅的築宅,蓋樓的蓋樓,前院砌魚池,後院栽花木,修得跟州衙府第差不多。

一會兒,又來了許多人,披紅掛花,吹吹打打,抬著花轎。邱八跑上去揭開蓋頭布一看,正是老龍潭的龍女,喜得他就地翻了幾個滾兒。一翻給翻醒了,睜眼一看,自己果真躺在淩羅賬裡,身旁睡的是美貌無比的龍公主。

邱八當上了「八員外」,再也不用他上山打柴,下溝挑水,抱著棍子磨面,整日裡他想吃啥有啥,想穿啥穿啥,想玩啥玩啥。

一天,他玩著玩著,覺得實在無聊,問龍女說:「人都說龍官裡富足得很,難道比我家現在還富嗎?你說,龍宮裡到底有多少糧食?」

龍女說:「盡你會說的數字往下說吧。」

邱八想了很久,說:「我說,九百九十九石九鬥九升。」

龍女笑了,說:「有。」

邱八又拿上煉海石到老龍潭來了。

他惡狠狠地叫著:「龍王爺聽著!你邱八爺爺今天向你要九百九十九石九鬥九升糧食,少送一顆,我就把水煉幹!」

水下哀求說:「邱八爺爺,你要這麼多糧食做啥?」

邱八說:「我要把龍宮的糧食都裝在我家地窖裡。我吃夠了我兒子吃;我兒子吃夠了我孫子吃;孫子吃夠了孫子的孫子吃;孫子孫子的孫子還要吃。」

龍王爺沒辦法,只得給邱八送去了九百九十九石九鬥九升糧食,他家門前糧食堆得像山一樣。

又有一天,邱八玩得又沒意思了,問龍女:「聽人說,世間有種怪物叫‘四不像’,龍宮裡有沒有這種怪物?」

龍女說:「有。」

邱八說:「我想弄一頭來玩玩。」

龍女說:「你去要吧。」

邱八拿著煉海石來到老龍潭,詐唬了一通,龍王爺給他送來一頭四不像。

邱八見了四不像,樣子很醜,滿心的不高興,說:「這個醜傢夥,牛不像牛,驢不像驢,有啥稀罕的。」

龍女說:「可別小看它,它要是放開肚皮子,一頓能吃九百九十九石九鬥九升糧食,而且吃進的是糧食,屙下的是火藥。」

邱八一聽來了勁,用鞭子抽著四不像,硬叫它吃糧食,四不像果然一頓把門前的糧食吃了個精光,屙下了一大堆火藥。

龍女說:「你不知道,它還有個怪處,嘴裡喂進去石碳、磺硝,屁股裡就能往外冒火冒煙。」

邱八說:「我不信。」

龍女說:「不信你喂著試一試。」

邱八搬來石碳、磺硝,用鞭子抽著四不像,硬叫它往下吃。四不像吃著吃著,屁股噴出一團濃煙大火。邱八正看得開心,不料「轟」的一聲巨響,只覺眼前冒金花,耳畔響炸雷,天旋地轉,沙飛石走。等他清醒過來,睜眼一看,自己被拋在家門對面的半山腰裡。

邱八連滾帶爬地回到家裡,新宅變成了一片瓦礫,龍女不見了,「四不像」也不見了,只剩下自家原來那間石頭壘的破屋子。他進屋一看,老娘坐在炕上,凍得縮成一團,捂住心口叫疼。邱八找那塊能暖心的紅石頭,找了個遍也沒找著。坐了半晌凍得受不住了,他只好拿起扁擔和斧子,上山去打柴啦。
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