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» 民間故事:男子夜行回家,忽聞鸚鵡學舌:快逃命別遲疑

民間故事:男子夜行回家,忽聞鸚鵡學舌:快逃命別遲疑
2022/01/12
2022/01/12

生離死別

明朝正統年間,鎮江府上有一周姓小戶人家,家中唯有一兒名叫周慶喜,周慶喜三四歲年紀,貪玩的很,周家父母倒是十分寵愛。

時年農曆春節,周慶喜跟著鄰居家的阿虎耍著煙花玩的不亦樂乎,四處轉悠著,宛若一隻剛出山的潑猴兒,周家父母一邊準備著年夜飯,一邊看著周慶喜,生怕小小的娃摔著了。

此時家家戶戶燈火通明,小孩子們放著煙花追逐打鬧,大人們則是忙著準備著年夜飯,好不熱鬧。

待年夜飯過後,周慶喜跟著阿虎到街上放鞭炮,一來二去放了好幾響,阿虎都跟著爹娘回屋了,周慶喜還咋咋呼呼的吵著要玩。

周母見狀,不禁沒收了周慶喜的柴火說道:「今兒個大年夜,你叔叔伯伯們喝酒盡興,你在這邊玩兒火太危險了,再說了,這時候玩火,小心晚上睡覺尿炕!」

周慶喜卻是不以為意,朝著周母做了個鬼臉,一溜煙就跑了出去,在街上悶頭翻找起沒放響的鞭炮,然後一個個收集起來揣進了兜裡。

此時沒了柴火,周慶喜又打上灶台的主意,古時候人家做飯都靠燒柴火生灶台,有這麼多火苗子,周慶喜根本不怕沒炮放。

遠遠瞧著廚房沒人,周慶喜便偷偷摸摸的鑽進廚房,擔心被人發現,又踩磚頭上踮著腳鎖了門。

周慶喜喜滋滋的從兜裡掏出一截小鞭炮就扔進了火中,沒一會兒便傳來「梆梆」的響聲,他心中一喜,連忙又掏出十來個扔進火苗之中,隨著一陣「劈裡啪啦」聲響起,周慶喜不禁捂著嘴在一旁偷著樂。

門外聽到動靜的周母連忙趕了過來,一邊拍著大門,一邊厲聲喝道:「阿喜,你在裡面幹啥呢,快給我出來,危險!」

周慶喜沒想到自己這麼快就被發現,嚇得連忙往裡躲,假裝什麼都沒發生一般,忽然一陣「哐啷」聲響起,周慶喜扭頭一看,爹釀的桂花酒竟被他撞破,桂花酒碰上火苗,霎時間起了大火。

周慶喜嚇得大叫一聲,想要往外跑,可大火就在前面擋著,他根本不敢前進半步。

門外的周母聞聲再次敲門,就聽到廚房裡傳來周慶喜陣陣嚎啕大哭聲,不一會兒一股股濃煙從門縫中鑽出,周母心覺不妙,趕忙就撞門,可門始終是紋絲不動。

周母在門外急的像熱鍋上的螞蟻,趕忙安慰了周慶喜兩句,扭身就出門找周父,周父也嚇得夠嗆,之前在周家吃年夜飯的此時也離開的差不多了,此時周家就剩周父周母還有被困在廚房裡的周慶喜了。

周父見廚房之中火光通明,二話不說便抄起傢夥事兒朝著廚房門砸去,兩三下之後,大門才打了開來,緊接著一股火舌沖出門外,周父周母連連倒退三步。

「阿喜,阿喜你在哪兒?」周母問著,然而周慶喜此時被火熏的暈了過去,根本無法回答。

周父周母此時也顧不得其他,一閉眼沖進廚房之中,忍著火燒身的疼痛,一把抱住了縮在角落裡的周慶喜,正準備扭身出門的時候,房梁在此時轟然倒塌,周母大叫一聲,連忙護在周慶喜和周父身前,周母也因此被房梁砸了個正著,掙紮許久都沒有再起來...

當鄰居家發現周家事變的時候,周家廚房已然被燒成了廢墟,周父周母二人緊緊擁著周慶喜沒了氣息,倒是周慶喜還吊著一口氣,渾身上下燒傷也並不明顯。

經此事件之後,周慶喜連發高燒數天,每每回想起當日之事,都哭的上氣不接下氣。

木頭人

自那之後,周慶喜就沒了父母,從前來往密切的見發生了此事,寬慰兩句,但誰也不樂意管這孩子,人人都知道是周慶喜貪玩害死了自己的父母,這樣的孩子誰敢要?

沒辦法,小小年紀的周慶喜只好流落街頭,跟著街上的老乞丐一起討要飯食過活。

周慶喜心中對父母有愧,常常去到附近古刹堂前訴說自己的心事,當時周慶喜年紀小,老乞丐也沒有多說什麼,後來周慶喜大一些了,老乞丐這才說道:「阿喜啊,我知道你心中有愧,但這麼多年過去了,你也該走出來了,心中的苦痛莫要提莫要講,否則便將成為別人利用你的軟肋知道嗎?」

周慶喜點點頭,但他卻有著自己的想法。

老乞丐笑著,便從背後拿出一隻虎皮鸚鵡遞到了周慶喜手上,「這可是我費盡周折給你討來的好玩意兒」

周慶喜瞧那鸚鵡模樣俊俏,兩眼更是圓溜溜的十分機靈,心中歡喜不已,拿著鸚鵡玩耍了好幾天,周慶喜這才發現鸚鵡不僅長的漂亮,更會學說人話,周慶喜的笑聲,老乞丐的咳嗽聲,這鸚鵡都學的有模有樣,十分討喜。

時間一晃幾年過去,如今的周慶喜已十五歲,而陪伴他多年的老乞丐已然于去年冬日溘然長逝,老乞丐去世之後,周慶喜又回到了從前的家,此時陪伴在他身邊的唯有那只會說人話的鸚鵡了。

這天周慶喜從古刹中走出,和一個瘦高的男人撞了個滿懷,周慶喜抬頭一看,這男人滿頭銀髮,但面容卻是容光煥發,一副仙風道骨的模樣,這男人看到周慶喜一蹙眉,不禁問道:「敢問小友可否有多年未解的心願?」

周慶喜想起當年老乞丐之言,並沒有打算理會這個男人,但男人依舊擋在周慶喜面前,並遞給他一對小木人,周慶喜下意識低頭一看,只見這小木頭人刻畫的有模有樣,可臉上卻沒有任何五官。

男人見周慶喜一臉戒備的模樣,不禁笑道:「今日你我相遇便是緣,此物送給你,它能助你達成心願,讓你見到你想見到的人...」

銀髮男人說完,便扭身離開,獨留周慶喜一人拿著木頭人發呆。

是啊,他最想見的人不就是他的爹娘嗎?當年爹娘在大火中身亡,若不是他貪玩,爹娘又豈會死?周慶喜心懷愧疚,幾乎每月都會前來訴苦,他真的很想見見爹娘,親口向爹娘承認錯誤。

周慶喜呆呆望著手中的木頭人,或許這個木頭人真的可以幫助他實現願望呢...

短暫的相聚

周慶喜將木頭人拿回家後並沒有見到他想見到的人,倒是他反而越來越貪睡。

這天夜裡,周慶喜做了一個怪夢,夢見有一身穿白衣,面容模糊的男人走向他問道:「我可以幫助你實現願望,但前提是你要獻出五年的壽命。」

周慶喜夢中一喜,想到不過是五年壽命,給了就給了,最起碼能讓他見到爹娘,想到這裡,周慶喜不禁開口說道:「好,不就是五年壽命,我給你。」

說完,周慶喜便感到渾身一顫,似有千斤重壓在他身上一般,好一會兒才恢復如常,片刻之後,先前拿回來的小木頭人出現在周慶喜手中,隨著一道黑霧閃過,小木頭人漸漸有了人的神采,很快便幻化成人形出現在周慶喜面前。

見到面前二人,周慶喜眼眶不禁濕了濕,果然是他的爹娘,周慶喜在夢中和爹娘相擁在一起,度過了一個美好的夜晚。

自那以後,周慶喜幾乎天天都在夢裡與爹娘相聚,一來二去過了三天,在夢裡周慶喜已然獻出自己十五年的壽命,而他的身體也是一天不如一天,十幾歲的年紀,宛若三十的男人一般。

這天周慶喜從外歸來時已然是深夜,推開大門便有一股寒風吹了出來,周慶喜渾身一顫,就見平時十分乖巧的虎皮鸚鵡迎風飛了過來,一邊用力飛著,一邊說道:「阿喜快跑,阿喜快跑!」

聽到這聲音,周慶喜一愣,這個聲音令他魂牽夢繞多年,如今卻從一隻鸚鵡的口中發出,他想進門看看,不知為何他總感覺爹娘就在自己身邊,然而他第一步還未邁出,身體便被一股強烈的氣流吹了出來。

鸚鵡再次扇動著翅膀環繞在周慶喜四周,口中喃喃道:「阿喜別進來,快跑!」

周慶喜再次一怔,這次竟是父親的聲音,他愣愣的望著黑暗無比的宅院,刹那間一片火光亮起,整個宅院都被火光圍繞,不一會兒便燒了起來,在那片火光之中,周慶喜仿佛看到有一團黑影咆哮著朝自己這邊沖了過來。

緊接著兩抹熟悉的身影從另一邊跑來,死死的抓住了黑影,那身影正是爹娘,周慶喜此時雙眸含淚深深望著爹娘的方向,直直跪了下去:「爹!娘!」

周父周母雙影圍繞著黑影,一臉擔憂的望著周慶喜的方向,隨機一揮手,周家大門緩緩關上,周慶喜不可思議的望著前方,起身狂拍宅院大門,一邊拍一邊喊著爹娘,可是門始終紋絲不動。

大門之中風聲鶴唳,其中還參雜著慘叫之聲,一炷香之後才恢復了平靜。

「阿喜」

周母的聲音從門中傳來,周慶喜慌忙貼到門邊輕聲喚道:「娘?」

「阿喜,好好生活下去,爹娘走了,以後的日子都屬于你自己,莫要再回憶過去,日子還長著,人啊,應該往前看才對,爹娘從未怪過你,阿喜是我們的寶貝,只有你好好活著,才是爹娘唯一的心願...」

周母的聲音落下,周父的聲音又傳了過來。

「阿喜,你是我們老周家的兒子,男人就應該有擔當,如此唯唯諾諾的活在過去算什麼,記住,往後莫要聽信他人讒言,更不要隨意向他人袒露心事,阿喜你該長大了,爹娘不可能保護你一輩子...」

爹娘的聲音越來越模糊直至消失不見,當周慶喜再次推開房門之時,門裡已然恢復如常,哪裡還有被火燒過的痕跡?周慶喜四處找著爹娘的身影,卻再也看不見了。

但他心裡明白,爹娘再次救了他,就像當年一樣...

周慶喜兒時貪玩引發大火,長大輕信他人拿回小木頭人,差點害了自己,兩次皆由爹娘所救,是啊,爹娘能保護自己一時,可卻保護不了自己一世,往後獨身一人,他必須要改變自己,他所犯下的錯誤也只能自己承擔。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