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» 宋美齡最後的30年:百歲後只出席生日派對,結束時說:各位,再見

宋美齡最後的30年:百歲後只出席生日派對,結束時說:各位,再見
2021/11/12
2021/11/12

作為中國近現代史上的知名人士,宋美齡幾乎將自己的整個生命都投入到了政/治生涯中去。

106歲的生命長度,讓她毫不費力地跨越了三個時代。

蔣介石走後,她奔赴美國生活,直到100歲才真正隱退。

宋美齡在曼哈頓的最後30年

1975年4月5日,蔣介石離去。

5個月後,宋美齡決定赴美就醫。

沒有人清楚宋美齡真正去美國的原因是什麼,但是蔣介石的離去使她在臺灣的地位一落千丈,這已經是不爭的事實。

或許宋美齡赴美是因為無法承受在政/治上的心理落差,或許是因為不想再觸情生情、睹物思人,但是她的繼子蔣經國開始對她有意忽視、實施打壓,確實是有目共睹的。

9月,宋美齡帶著十幾個隨從和護士離開臺灣奔赴美國,與自己的外甥女孔令儀,住在美國長島羅卡斯山谷藍丁頓市的一棟蔣家私人公寓裡。

這棟公寓是她大姐宋靄齡購買的,共有上下兩層樓,四周綠樹成蔭環境宜人對身體健康十分有好處。

此時的宋美齡已經是78歲高齡,由于自小在美國讀書,所以對美國的環境氣候也沒有任何不適。

不過,借住在親戚的房子裡宋美齡還是感到非常不便。

在宋美齡看來,臺北才是她自己的家,來美國之前,她特意囑咐過:原先在臺北士林官邸的物品要保持原狀不要隨便挪動。

由此看來,宋美齡還是非常希望能夠回到臺北去的。

陪伴著宋美齡去紐約的親信也說: 「我認為蔣夫人並沒有將紐約視為她真正的家,她隨時有可能回臺北」。

親信的猜測沒有錯,居住在藍丁頓的日子裡,宋美齡也非常關注臺北和大陸方面的局勢。

為了不透漏自己的身份,在藍丁頓居住期間,宋美齡深居簡出表現的十分低調。

在藍丁頓生活的20年裡,周圍的鄰居從她搬來到離開,竟然沒有人知道她的真實身份及中國名字,只是偶爾會看到加長版轎車在她公寓門前停下又離開。

偶爾的時候,他們能望見她的背影,但那也是一閃而過。

有些鄰居表示,他們曾在購物中心都關閉的節假日看見過她去美髮沙龍做頭髮,身邊總是跟著兩名神色緊張的中國保鏢。

宋美齡搬到曼哈頓的外甥家後,藍丁頓的市長才知道宋美齡在他的管轄范圍內居住了20年。

藍丁頓市長在美國知名女性傳記作家漢娜 · 帕庫拉為宋美齡寫的自傳《最後的皇后》一書中表示: 沒有人見過她,沒有人知道她,她在這裡住了20年,卻直到她離開的時候人們才知道。

20年不是20分鐘,也不是2個小時,如此低調,與第二次世界大戰中,在美國各處演講遊說的宋美齡實在是不符合。

那時的宋美齡為了讓美國人助將抗日,通過7個月的演講讓自己成為了美國的名人。

而今的宋美齡卻如此低調,也難怪藍丁頓市長和民眾驚訝。

1979年1月1日,中美正式建交,這時候宋美齡外出的頻率似乎多了一些。

當地報紙的一位編輯說,他曾幾次看見宋美齡的豪華轎車在她的家門前走走停停。

從宋美齡女士熱衷外交的性格習慣看,我們不難猜測,已經82歲高齡的她仍舊為了外交遊走奔波。

美國臺北不停往返 生活規律細心調養

在長島的這段時間裡,宋美齡在紐約和臺北之間不停往返,處理她留在臺北的事業。

1986年,89歲的宋美齡從長島輾轉至紐約看病。

自她從臺北「赴美就醫」後,宋美齡就將身邊的人員進行了清減:除了日常照顧她生活的廚師、管家、護士和工作上的三位助理外,私人醫生和其餘人員都沒有帶過去。

當她的舊疾——皮膚過敏復發時,就需要到曼哈頓找私人醫生進行醫治。

從這裡也能看出來,宋美齡依舊希望能回到臺北生活,到美國也只是不得已而為之。

不過,在美國這段時間,她的皮膚問題確實得到了很好的控制,據宋美齡自己說:比在臺北的時候好得多。

1991年,94歲高齡的宋美齡再次準備從紐約曼哈頓飛往臺北,這一年是蔣介石的百年冥誕,她必須在這個重要的節日出席。

但是出發之前,宋美齡卻不小心在曼哈頓的家裡摔了一跤,導致手臂和腿部受傷,不得不動手術。

手術過後,醫生要求宋美齡必須以輪椅代步,並且在紐約悉心複健和調養。

一向固執很有主見的宋美齡,這次倒十分聽醫生話,她不想今後一直依靠輪椅生活,所以在康復的日子裡,宋美齡積極配合醫生。

平日的時候,她便由助理和護士陪同在花園裡散步曬太陽。

由于積極配合,宋美齡恢復的很好,當她已經能獨自站起來走動時,便拒絕了護士讓其多坐輪椅、節省體力的要求。

在宋美齡本人看來,多走動才是讓她快速恢復的最好方式。

助理深知她的倔脾氣,也不再阻攔。

在曼哈頓的日子裡,宋美齡的作息十分規律,外界的活動和應酬都減少很多。

主要以調養身體為主,每天按時上床睡覺,早上八、九點起床,三餐固定,中西餐都吃,但是最喜歡的還是中餐。

她最喜歡吃浙江菜,不過因為皮膚敏感問題,宋美齡是不吃海鮮的,雖然祖籍在海南文昌,但是宋美齡本身對海鮮十分排斥。

由于沒有親生子女,同在紐約的外甥女孔令儀便經常前去公寓探望宋美齡,並陪她一起用餐,每到這時候宋美齡都十分開心。

身體抱恙定居紐約 畫畫寫字祈禱禮拜

1995年,身體抱恙的宋美齡徹底離開藍丁頓,搬到了外甥孔令侃在曼哈頓格雷西街10號買的一所高層公寓。

對此,宋美齡表示:但凡她的身體不是那麼難受,不需要頻繁看醫生,她都不會從空氣宜人的藍丁頓完全搬到紐約,比起喧囂的紐約,她更喜歡安靜的藍丁頓。

此時的宋美齡已經98歲高齡,年邁的身體讓她有些行動不便,原本就深入簡出的她更是減少了出門次數。

平日裡,宋美齡非常喜歡讀書,只要親戚朋友不來,她就獨自坐在紐約的公寓中看報,《紐約時報》和《紐約每日新聞》是她最喜歡的報紙。

當然,宋美齡依然關注臺北所發生的一切,她留在臺北的私人秘書,會將臺北報紙做成簡報定期寄到紐約。

宋美齡每每拿到簡報,都看得格外認真。

紐約的助理有時候擔心她太悶,便建議宋美齡看看電視,但是被宋美齡拒絕了。

不看書看報的時候,她便在陽光宜人的天氣畫國畫寫毛筆字,這是她年輕時就喜歡的事,一輩子都不曾改變。

99歲時,宋美齡雖然還是關注臺北的一切動態,但是已經不再發表任何看法了,關注只是出于習慣和對臺北特有的情感。

她的親信說: 「蔣夫人在紐約除了親人朋友已經很少見外客,即便是親朋到來,蔣夫人也很少跟他們談論政/治了。」

更多的時候,她都更加的虔誠做禮拜。

出身于基督世家的宋美齡,禮拜是自幼刻在她骨血裡的,幾十年來,無論多忙,她都不會忘了做禮拜。

隨著年歲的增高和時間的更加充裕,宋美齡做禮拜的時間越來越長,次數也越來越頻繁。

尤其是在丈夫蔣介石去世後,她更加依賴于讀聖經和祈禱。

身體行動還方便時,宋美齡經常到長島或曼哈頓住宅附近的教堂做禮拜。

由于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,宋美齡經常幫著蔣介石赴美演說,動員美國各界的精英人士慷慨解囊助將抗日,所以美國的很多高層和各領域的精英都認識她。

在宋美齡「赴美就醫」期間,不時有美國政界人士,如前美國總統雷根、布希都與她有書信往來。

宋美齡的母校衛斯蓮、衛斯理兩所學校在得知她人在紐約後,多次邀請她回母校做演講,都被宋美齡婉言謝絕了。

只有一次,她的「國民革命軍遺族學校」的校友,在長島的公寓裡為她祝壽,才進行了短暫的相聚。

100歲開始真正隱退 認真道別感慨一生

100歲時,她的身體每況愈下,宋美齡開始真正隱退,不再接待任何政界人士,更不討論時事政/治。

他的朋友埃利諾說: 「她很難步行出門了。她來和我們吃午飯,然後我們一起回去,接著她的思維就開始跳躍,以至于開始重複說過的話。」

在宋美齡最後的時間裡,她的侄子宋仲虎每年從臺北來看她兩次。

宋美齡經常對自己的侄子說: 「我的姐妹、兄弟都死了,我不知道上帝為什麼只留下我。」

宋美齡一直以為自己的是清醒的,但是宋仲虎在被人問起有關于宋美齡神智方面的問題時,總是表示: 「她以自己的方式保持清醒。」

103歲時,宋美齡已經完全將注意力放在了自己和親朋身上,她經常坐在曼哈頓的公寓裡回憶自己的一生。

那間房子裡掛著她的自畫像和許多珍貴的名畫,宋美齡經常盯著那些畫看,一看就是許久。

那時的宋美齡已經很少拿起畫筆了,她依然堅持看聖經和做禮拜,但是很少關注臺北秘書寄來的簡報了。

2001年1月,宋美齡接受了《世界日報》的邀約,到法拉盛參觀書畫展。

雖然已經103歲,但是她依舊要求自己保持優雅,當天,她穿著黑色長外套、佩戴著鑽石耳環和戒指、低跟船鞋出席了那場千人畫展。

之所以答應,是因為展出的作品中,有宋美齡自己的畫作,她的作品在美國獲得了很高的評價。

從那以後,除了她自己的生日派對,宋美齡不再出席任何邀請。

每年3月份的生日派對,是她最喜歡的活動,無論身體舒服與否,宋美齡從沒有落下一場自己的生日派對。

隨著年歲的增高,她越來越喜歡跟自己親戚待在一起。

早些年的時候,宋美齡曾發出疑問上帝為什麼單獨留下自己,百歲以後她似乎找到了答案,家人裡還有人信奉基督教。

宋美齡認為,她的存在就是要帶領沒有信奉基督教的家人們走上正途。

每年的生日派對,便是宋美齡引領家人們信奉基督教的最好機會。

那一天,幾乎所有的親朋都會為她來祝壽,她跟他們在一起,為他們讀聖經,向他們傳授基督的指引。

每當生日派對結束,宋美齡都會在離開時,用自己最洪亮且清晰的聲音認真地對來參加派對的親朋好友們說聲: 「各位,再見」。

這聲「再見」,我們不知道宋美齡是在為派對道別,還是在為自己的今生道別。

如此高齡,她的每一次離開或許都會在瞬間成為真正的永別,或許宋美齡自己也是這麼認為的,所以,每次道別她才那麼認真且用力。

105歲時,宋美齡參加了她最後的一次生日派對。

那天,她穿上了她紫色的錦緞長袍並佩戴了翡翠珠寶,狀態看上去極好,直到派對結束她都沒有感覺出絲毫疲累。

但是宋美齡的年紀畢竟太大了,抵抗力遠不如從前。

2003年,她不小心患上了感冒,貼身助理很快將她送往醫院,醫生要求其住院觀察。

但是病魔依舊纏上了她,感冒逐漸轉成肺炎,宋美齡要求回家,助理和醫生拗不過她只好同意。

2003年 10 月 23 日晚上 11 點 17 分,宋美齡在自己的臥室裡停止了呼吸,享年106歲。

宋美齡走後,她的葬禮辦得十分簡單,只有一名年輕的護衛護送宋美齡的遺體上靈車。

基于她早年在美國的影響力,街道上十分混亂,美國官方不得不動用員警維持治安,許多媒體的記者試圖衝破員警的封鎖搶拍幾張照片,但是沒有成功。

時任全國政協主席賈慶林,在2003年10月24日給宋美齡親屬發唁電,對宋美齡女士離去表示深切哀悼。

這個跨越了三個時代的女人,一生終于落下了帷幕。
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