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» 民間故事:女子不嫁少爺嫁書童,成親後,無意間知道丈夫真實身份

民間故事:女子不嫁少爺嫁書童,成親後,無意間知道丈夫真實身份
2021/12/03
2021/12/03

話說古時候,在淮安府山陽縣有一富戶姓張。張老爺是名生意人,常年在外做買賣。錢是掙到了不少,可陪伴家裡人的時間就少了。他的妻子周氏生產時,都沒能趕回來。他有時覺得挺對不起妻兒的,為了彌補他對妻子更加寵愛,掙來的錢全部交給妻子管理。

張老爺跟周氏有兩女一兒,周氏對這個寶貝兒子是非常的溺愛。這位張家大少爺叫張大寶,是個不愛讀書的紈絝子弟。雖然張老爺請了名師來教導他,但他經常蹺課學習並不好。因為張老爺經常外出做買賣,對兒子的管教就少了。周氏又非常溺愛這個寶貝兒子,要什麼就給什麼,事事都由著他。

大寶一出生就吃喝不愁,自己喜歡什麼,母親都會給錢買。他自言自語道:「我什麼都不缺,還那麼辛苦讀書幹嘛,傻不傻?有那時間,我還不如出去玩呢。」所以每當張老爺在家時,他就假裝勤奮讀書,當個乖寶寶。張老爺出門做生意後,他就把書一扔出去玩了。

由于張老爺每次回來,都會考一考他的學業。大寶就想了一個辦法,他讓書童代替自己好好跟名師學習。這書童是管家的兒子叫趙東元,跟大寶是同年同月同日生。管家一家三口都是住在張府,所以他跟大寶是從小一起長大的,兩人的感情很好。

大寶雖然不愛學習,但卻喜歡一些稀奇古怪的事物。他跟一名雲遊的道人,學會了一門本領。他可以通過看別人說話時嘴型的變化,就能知道別人在講什麼,這就是百姓常說的唇語。所以張老爺每次考他的時候,他都能應答如流。因為張老爺考大寶時,東元就站在張老爺後面,用唇語告訴大寶答案。

這兩人配合得天衣無縫,張老爺一直都沒發現。東元因為喜愛讀書,立志要通過讀書改變自己的命運。他學習非常刻苦,教書先生見他如此上進也就傾囊相授,所以他才華橫溢詩詞歌賦樣樣精通。日子一天天過去,他們已經長大成人18歲了,到了該成親的年齡了。

一天,街上有消息傳出。羅員外的大女兒已經16了,到了該出嫁的年齡了,有不少人紛紛上門求親。羅員外的大女兒叫羅彩鳳,不僅人長得漂亮,且人聰慧有才華,是美貌與智慧並存。大寶曾經有幸見過羅彩鳳一面,聽到這個消息也很是心動。

于是他就帶著東元,到羅府求親。羅員外說道:「你想娶我的寶貝女兒,首先要她同意才行。」說完就讓丫鬟去告訴女兒一聲,看女兒願不願意見見這位張公子。彩鳳聽了丫鬟的稟報後,說道:「我聽說這位張公子頗有才華,那就請他到花園見上一面吧。」

于是大寶和東元在丫鬟的引領下,來到了花園涼亭。羅彩鳳說道:「我早就聽說張公子的才名了,你的詩作我拜讀過,作得很有意境。今日有幸相見,能否現場作詩一首?」大寶聞言有些臉紅,說道:「既然小姐願意聽,那我就作上一首。」說完朝東元瞟了一眼。

大寶轉過身去,走了幾步假裝思考的模樣。東元也轉過身去,卻是站著不動。突然大寶轉過身說道:「有了」。然後便吟誦出一首五言絕句。彩鳳聽了是頻頻點頭說好,大寶聽了假裝謙虛幾句。這一主一僕配合得非常默契,彩鳳並沒有發現這詩其實是東元作的。

彩鳳說道:「張公子詩作得這麼好,想必書法也不差吧,能否賜下墨寶?」大寶聽到額頭冒出了冷汗,知道自己寫的字跟狗爬一樣,哪裡拿得出手。東元的字寫得好,可這羅小姐就在眼前盯著,想作弊根本不可能。于是大寶靈機一動說道:「實在不好意思,我前段時間右手受過傷。

雖然現在看似好了,其實並沒有完全好,寫字很不好看,所以就不寫了。不如,我再給姑娘吟詩一首吧。」彩鳳聽了沒有勉強,說道:「好吧」。大寶就開始吟起了詩。恰巧這時有兩個下人,抬著一面大銅鏡經過。 彩鳳通過銅鏡看到了,書童的嘴唇不停地動,好像在講著什麼,但又沒聽到聲音。

這令彩鳳感到非常奇怪,更奇怪的是書童的嘴閉上了,大寶的詩也就吟完了。彩鳳是個聰明人,略一思考便想到了。她雖然不懂唇語但聽說過,她明白了,原來張大寶就是一個紈絝子弟並無才學。反倒是這個書童,令她刮目相看。彩鳳說道:「這位書童你能否轉過身來,別老背對著我。」

東元聞言只得轉過身,看向羅彩鳳。彩鳳仔細打量書童,從書童身上感受到一種氣質。令她想起了一句古詩,腹有詩書氣自華。彩鳳問道:「你叫什麼名字?」東元回道:「我是少爺的書童,叫趙東元。」彩鳳想證實一下自己有沒有猜錯,說道:「張公子你作了兩首詩了,不如再作首詞吧?」

大寶不知道彩鳳是何用意就說道:「那好吧。」東元想要轉過身去,卻被彩鳳攔住了說道:「我不喜歡看著人的背影,不要背對著我。」這下可把主僕給難住了,兩人正面都對著彩鳳,根本無法作弊。大寶只得說道:「剛剛連續作了兩首詩了,現在沒有什麼靈感。小姐想聽詞的話,我下次再給你吟誦一首。」

兩人告辭離開後,彩鳳跟父親羅員外說道:「爹,我想嫁給張家的那個書童趙東元。」羅員外問道:「鳳兒呀,你一向聰慧,這次怎麼如此糊塗?。張家可是很有錢的,張老爺只要一個兒子,那就是張大寶,將來張家的錢都是張大寶的。你放著好好的張家少爺不嫁,為何要嫁一個窮書童呢?」

彩鳳說道:「爹,我嫁的是人,又不是嫁給錢。我就是喜歡那個才華橫溢的窮書童,再說了,他現在窮不代表以後也窮,我相信以他的才華以後一定能考取功名的,反正我是非他不嫁。」羅員外知道自己這個女兒外柔內剛,認定了的事情,八頭牛也拉不回。

他也相信女兒的眼光,所以就同意了。東元知道羅彩鳳願意嫁給自己,是喜出望外。沒過多久,兩人就成了親。對于這件事張大寶不高興,但也沒有辦法。彩鳳成親後,發現自己的公公對自己並不友好。責怪彩鳳沒有嫁給少爺,而是嫁給了東元。

這令彩鳳感到非常奇怪,自己一個大小姐嫁給他家兒子,他應該感到高興才是。就算再忠心的管家,也不應該在兒子終身大事上偏心主家吧。她還發現一個奇怪的事情,那就是自己的相公東元,跟公公長得一點都不像,反倒是跟張老爺有些像。

一天晚上,由于彩鳳晚飯沒吃好,感到肚子餓了。她就想到廚房找點吃的,在路過公公房間門口時,聽到公公婆婆談起了自己相公東元,就駐足傾聽。聽得公公說道:「彩鳳這丫頭,是羅員外的千金小姐。要家世有家世,要樣貌有樣貌,要才華有才華。她為什麼不嫁給我兒子大寶呢?偏偏要嫁給東元。」

又聽得婆婆埋怨說道:「這還不是都怪你。你當年豬油蒙了心,把自己的親生兒子跟張老爺的兒子調包。想讓兒子將來繼承張家的財產,可是你看看兒子現在,被周氏寵溺成了一個紈絝子弟。將來他就算能得到一座金山,也會被他給敗光的,最後還是一無所有。

你再看看張老爺的兒子東元,正是因為他過過苦日子,所以他才那麼刻苦讀書,通過讀書改變了命運。他現在滿腹才學,又娶了羅員外的千金小姐,以後還可能會考取功名。如果你當年不把自己的兒子調換的話,也許大寶就是今天的東元。」

又聽得公公歎道:「你別說了,我現在也很後悔。」彩鳳無意間聽到了這個大秘密,吃了一驚趕忙離開。第二天,彩鳳把這個秘密告訴了張老爺。張老爺聽了也是很吃驚,說道:「難怪我每次看到東元,總有種親切感。這件事必須調查清楚才行,可過去十多年了,要怎麼查呢?」

彩鳳說道:「調包這樣的事,肯定是繞不開產婆的。產婆肯定是知情人,找到當年的產婆,一切都清楚了。」于是張老爺就派人,找來了當年的兩個產婆。兩個產婆見東窗事發了,就一五一十地說了實情。原來當年大寶跟東元同一天出生,張老爺又在外地做買賣,張家的大小事都是管家在處理。

管家花重金收買了兩個產婆,讓她們把自己的兒子跟張家少爺調包。目的就是想讓自己兒子,繼承張家的財產。」這下終于真相大白了。張老爺把有關人等,都召集在一起,把調包的事情當眾說了一遍。管家見兩個產婆都招供了,自己已經無法隱瞞了,只得實話實說,承認了大寶才是他兒子。

張老爺跟東元也父子相認了。張老爺對管家說道:「大寶畢竟叫了我十多年的爹,我會給一筆錢他們母子,讓他們到鄉下生活。你自己到衙門自首吧。」東元說道:「爹,管家這些年對我也不錯,這件事就算了吧。」

張老爺說道:「孩子,人犯了錯就要接受懲罰,付出代價的,不然天理何在?所以你以後一定要把心擺正,千萬不要做錯事。」東元說道:「孩兒,知道了,一定記住爹的話。」最後,管家自己到衙門自首,接受法律的制裁。大寶母子去了鄉下生活。

轉眼已過了幾年,彩鳳給東元生了一兒一女。東元憑藉自己的努力,考上了進士光耀了張家門楣,一家人過上了幸福的生活。
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