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» 民間故事:新婚夫婦回門,夜宿古刹時老鷹托夢說,你壓根沒有妻子

民間故事:新婚夫婦回門,夜宿古刹時老鷹托夢說,你壓根沒有妻子
2022/01/11
2022/01/11

明朝隆慶年間,饒州府潘陽縣有個舉人,名喚徐尚。家境拮据,與母親劉氏相依為命。他為人孝順,立志金榜題名,不再讓母親受苦。

  時也命也,劉老夫人在會試前夕驟然離世,徐尚斷然棄考會試,為母親結廬守孝三年。三年裡,他不分晝夜努力讀書。今歲孝期已滿,孤身進京趕考。

  這日大雨滂沱,雨霧使得徐尚迷路走進密林,來到一處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地方。

  天無絕人之路,不遠處有座冒著炊煙的農舍。

  徐尚冒雨叩開柴門,前來開門的是個身著白衫貌美的姑娘。

  她驚恐的問道:「你是何人?」

  「在下是個讀書人,想請姑娘通融,容我在屋簷下避雨可否?」

  姑娘眼神複雜的看著徐尚,最後還是答應了,並從屋內搬來一把竹椅放在屋簷下,用手帕遞給徐尚幾個柿子餅,然後轉身進屋關上柴扉。

  期間,兩人再也沒有說過一句話,姑娘也從未露面。

  不知過了多久,大雨停了,徐尚起身用袖子抹乾淨竹椅上的水漬。

  徐尚再次叩開柴扉,向姑娘告辭離去。走出院門後,他驟然回頭,看見姑娘站在桃花樹下展顏一笑,當時桃花開的正豔,桃花在姑娘的笑容下竟失了幾分顏色。。

  這一幕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裡,讓徐尚難以忘卻,「雖從未擁有過你一秒,卻感覺失去千萬遍。」

  本以為就此再無關聯的兩個人,再次重逢,卻遇到一樁奇緣,使得他們的命運隨之改變。

  1、會試落榜鬱鬱寡歡,驀然回首桃花依舊,惜佳人已不知何處

  兩個月後,會試放榜,胸有成竹的徐尚卻意外落榜,他只得收拾行李隨士子們回鄉。

  途經密林,他忽然想起當日避雨的場景,心中如小鹿亂撞一般。

  「數月不見,她還記得我嗎?」

  于是,他憑藉記憶,順著羊腸小徑往林中走去。俄頃,記憶中的農舍豁然出現在眼前,院中桃花樹依舊,只是蛛絲兒結滿門梁,柴扉上已然落鎖。

  就在這時,一個拄拐老翁路過,徐尚上前詢問這家人的去處。

  老翁聞言歎了一口氣,說道:「這女娃命苦啊。」

  原來姑娘命喚李玉,生父嫌她是個女兒身,天寒地凍將她丟棄在路旁。

  恰逢被楊郎中看見,他責駡李父一頓,將奄奄一息的李玉抱回家中。

  楊郎中年近五旬無兒無女孑然一身,見李玉無家可歸就收她為義女,從此父女相依為命。

  轉下李玉出落的亭亭玉立,人有旦夕禍福,一年前,楊郎中病故後,李玉的生父竟然覬覦楊郎中留下的家產。

  李父藉口生恩比養恩大,逼著李玉贍養自己。如果李玉不答應,就威脅她找人去破壞楊郎中的墳塚,讓其不得安生。

  迫于無奈,李玉只得答應李父的無理要求,要錢給錢,實在沒錢就去典當家中值錢的物件。

  兩個月前的某日,縣城張員外在集市偶遇李玉就一見鍾情,回家後茶飯不思,管家稟告告張員外,這女子叫李玉待字閨中。

  于是,張員外找來李父,給他一筆銀子當聘禮,李父見錢眼開便認下這門親事。

  他知道女兒的脾氣倔強,壓根不會答應這婚事。于是,深夜時分,李父帶著張家護院把李玉擄走,至今生死不知。

  「豈有此理,虎毒還不食子,李父還有良知嗎?」

  徐尚聽完樵夫說的話髮指眥裂,而後問清楚張員外的住所在何處後,徑直往縣城大步流星趕去。

  拄拐老翁去而複返,看著徐尚離去的背影大有深意。

  2、徐尚怒叩朱門斥責惡霸,街頭買醉不知春秋,驀然回首佳人在旁

  轉下來到縣城,徐尚一路打聽在一座雕樑畫柱的宅院前駐足,他怒而叩開朱門。

  門房在門後說張員外不在家,讓他改日在來拜訪。徐尚已然怒火中燒,怎肯就此離去?他使勁叩門,嘴裡喊道:「快開門!」

  此時,張員外帶著護院正好從外面回來。見自家大門被讀書人拍的「砰砰」作響。

  他沉著臉問道:「你是何人?為何要找我?」

  徐尚回頭,看見一個肥頭大耳的中年男子,正是張員外。他頓時失去理智,想到李玉遭其毒手,心生一計,驟然揮拳將張員外打倒在地。

  事情發生的太突然,護院還未做出反應,就看見徐尚騎在張員外身上又是「砰砰」兩拳,只聽張員外四腳朝天一陣哀嚎。

  護院見自家老爺被打,將徐尚拽倒在地拳腳相向。此時,好事者已經去衙門報官,不一會兒,衙役過來將鼻青臉腫的徐尚帶去衙門。

  「我要告發張員外毆打當朝舉人。」,徐尚一句話石破天驚,他拿出官照、文牒自證身份,張員外嚇得跌坐在地上。

舉人走到那裡都被奉為座上賓,就連縣太爺也對轄下的舉人小心應對,說不定哪天舉人就金榜題名就成了自己的同僚或者上司。

  況且張員外一介百姓,毆打有功名的舉人,這可是以下犯上的大罪。

  縣太爺驗證真偽後,就要將張員外拉下堂去打板子,徐尚卻出來求情,「大人,我願意同張員外和解,但是他要答應我一個條件。」

  張員外哭著哀求道:「我答應,就是十個條件我也答應。」

  見到張員外同意,徐尚臉上露出笑容,張員外後頸一涼,有種被人算計的感覺。

  這一切都是徐尚精心設計的,借著張員外不知道他是舉人的身份,引得對方毆打自己,以此為要脅讓張員外放了李玉。

  「我有一個故人名喚李玉,兩個月前被張員外帶走,至今不知下落,請張員外高抬貴手放了她,你毆打舉人這件事就此作罷。」

  縣太爺驟然聽聞治下發生擄人,便讓張員外如實招來。

  此時,張員外面如死灰,他在蠢也知道自己踢到鐵板了,沒想到李玉一介民女竟然認識當朝舉人,看徐尚的樣子不交出人是不會善罷甘休的。

  只是,張員外接下來的話卻讓徐尚大吃一驚。當日,張家護院擄走李玉上了一輛馬車,行至半道車軲轆壞了不能走,只得停在路邊修理。

  于是,李玉趁著護院鬆懈竟然跑了,李父眼疾手快追上去,過了許久李父空著手回來。兩個月裡,張員外也多次派人找過都無功而返。從此,李玉就下落不明。

  張員外怕徐尚不相信,立刻招供出當日去擄人的護院名字,護院到堂後都證實張員外所言非虛。于是,除了當事人之一的李父外出未歸不知所蹤外,擄人參與者盡數都被收監。

  只是徐尚本以為可以救出李玉,沒想到她卻真的下落不明,衙門捕快認為已然是凶多吉少,他卻不相信。

  情字一事,十有九悲,徐尚堅信李玉還在世,就留在此地尋找李玉。

  轉下幾個春秋過去,徐尚滿眼疲倦從隔壁縣回來,前幾日聽聞有個女子長相酷似李玉,他不遠萬裡前去尋找,結果又是空手而歸。

  徐尚心情沮喪的來到酒館,借酒消愁,喝到酒肆打烊才肯甘休。東倒西歪的走在大街上,夜風一吹,腹中一陣翻江倒海。

  他趕忙扶住牆頭,兩眼發黑的跌坐在地上。此時,一輛馬車緩緩駛來,只見從車上走下來一個身著白衫的姑娘,帷帽遮擋住容貌看不清長相。

  姑娘看到徐尚的模樣後歎息一聲,夜風吹起帷帽,露出姑娘半張臉。徐尚恰逢此時睜開眼睛,驟然見到姑娘的容顏後,微微一笑,「李姑娘,好久不見。」

  「驀然回首,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。」

  3,有情人終成眷屬,準備回門禮物,集市上救下老鷹

  翌日,徐尚醒來後,沒有穿鞋就跑出房間,他看到院中坐著一個白衣勝雪的女子後,狠狠的抽了自己一巴掌。

  「原來這是真的,我沒有做夢。」

  李玉嗔怪的走過來,握住徐尚的手,梨花帶雨說道:「你為何要輕賤自己。」

  徐尚的臉上多了一些歲月的痕跡,但是,李玉卻依舊容貌如初。

  「這些年,你到底去哪裡了?」,徐尚問出心中所想,李玉眼中露出複雜的神色。

  李玉說那日逃走後,半道被一個好心的老夫人收留,她是個走南闖北的生意人。得知李玉的遭遇後,就收李玉當義女並帶她離開此地。

  一個偶然的機會,李玉從老鄉那裡聽說一個叫徐尚的舉人將張員外搬倒,還一直在找自己。出于好奇,李玉這才回鄉,沒想徐尚就是當日在屋簷下避雨的書生。

  徐尚深情的說道:「李姑娘,你願意嫁給我嗎?」

  李玉鼻子一酸,點了點頭,于是,兩個影子重疊在一起。

  兩人都已經無父無母,婚事從簡,李玉讓丫鬟和小廝佈置了一下房子,二人在一個良辰吉日拜堂成親。

  洞房夜後,徐尚說道:「三天后就是回門日,不知道岳母大人喜歡些什麼?」

  李玉卻說:「母親近年來看破紅塵,深居簡出不喜叨嘮,我們還是不回門了。」

  「娘子不可,老夫人當日救你,這是恩德。我作為夫婿要親自去拜謝才是。」

  李玉還想說話卻被徐尚搶先一步。

  「娘子這是嫌棄我只是個區區舉人,怕我見了岳父後給你丟臉嗎?」

  李玉眼中露出無奈,自從徐尚曉得岳母家財萬貫後就不自信起來。

  「一切由夫君定奪便是。」,聽到李玉說完這句話,徐尚這才露出笑容。

  第二日,吃過早飯,徐尚提議去集市上給岳母買禮物,李玉藉口昨夜沒有睡好想回房補覺。

  于是,徐尚隻身出門,此時正是集市上最熱鬧的時候,熙熙攘攘的大街上,商販叫賣聲不絕于耳。

  徐尚先去綢緞莊買了一些綢緞料子,又到珠寶店買了一支精緻的玉鐲。

  就在這時,隔壁店鋪傳來喧鬧的聲音。

  徐尚轉身走過去就看見是家肉鋪,只見丁屠戶雙手正拽著一條鐵鍊,鐵鍊的另一端拴著一隻斷喙的老鷹。(喙:指鳥類的嘴)

  老鷹張開雙翅想逃脫,奈何羽毛又厚又重,再加上右腿拴著鐵鍊,它只能在原地撲騰。

丁屠戶沖徒弟吼道:「別傻愣著,趕緊補一刀。」

  此時,圍觀的眾人才發現,原來老鷹的脖頸處還有一道傷口,徒弟失手讓老鷹兇相畢露。

  老鷹是猛禽想要捕獲很難,丁屠戶也是運氣好,前幾日去鄉下買豬。路過一個山壁,驟然看見不遠處一個黑影墜落在地上。

  他壯著膽子走近一瞧才發現是一隻受重傷的老鷹,只見它遍體鱗傷奄奄一息,連喙都斷裂。

  于是,丁屠戶趁機將它捕獲拿到集市上賣錢。

  這老鷹蘇醒後就一直不讓任何人靠近,丁屠戶的兒子想去摸一下老鷹的羽毛,差點讓老鷹給抓傷。

  丁屠戶愛子心切,要了結老鷹就叫來徒弟幫忙,老鷹知道大限將至垂死掙紮,這才有了徐尚看到的一幕。

  老鷹每撲騰一次翅膀,脖頸的傷口就撕裂一分,現如今已然血肉模糊。但是,它依然張開翅膀保持著飛躍的姿態。

  「咯、咯、咯」,老鷹嘴裡發出驚恐的聲音,原來丁屠戶把鐵鍊拴在石案上,他拿著一把斧子走向它。

  就在屠戶將斧子舉過頭頂的時候,人群中有人喝道:「丁兄弟住手,這只老鷹我買下了。」

  丁屠戶回頭,看到一個讀書人,正是徐尚。

  徐尚經常在丁屠戶這裡買肉,一來二去兩人就相熟了。

  丁屠戶說道:「徐先生,這猛禽太凶,你一介書生吃不住,待我了結它再賣你。」

  「不可,我就要活的。」,徐尚發了話,丁屠戶只好作罷,眾人都知道徐尚是舉人老爺,有了張員外的前車之鑒,他在當地威望很高。

  老鷹要五十兩銀子,徐尚搜刮全身上下都不夠,他只好將剛買的玉鐲和料子抵給丁屠戶。

  當徐尚阻止丁屠戶的時候,老鷹就安靜下來,它眼中若有所思的看向徐尚。

  丁屠戶將手中鐵鍊交給徐尚,他善意提醒徐尚小心老鷹傷人,沒曾想徐尚打開籠子後,老鷹溫順的走了進去。

  「徐先生,你是怎麼讓老鷹如此順從的?」,人群中的百姓問道。

  徐尚開玩笑道:「興許是老鷹聽得懂人言,曉得我這是在救它。」

  徐尚找丁屠戶借了一輛板車,將籠子搬到車上,然後拉著它出城了。

  不知過了多久,他來到山壁,這裡風景秀麗,但是人跡罕見,便把籠子打開,放生老鷹。

  「我不忍心看你成為別人的腹中餐,你趕緊離開吧,以後機靈一些別被抓了。」

  老鷹鑽出籠子,環顧四周後,啄順羽毛。而後發出一聲響徹山谷的鷹蹄,撲騰幾下翅膀飛向天幕中,在空中盤旋幾圈後飛向遠方了。

  徐尚將板車還給丁屠戶後,徑直回家了。

  李玉見他空手而回,嗔怪道:「你買的禮物呢?」

  徐尚就把救老鷹的事情一五一十都告訴李玉,李玉唏噓不已。

  4、大雨阻路,新婚夫婦住宿荒窯,深夜老鷹來報恩

  第三日,徐尚和李玉乘坐馬車回門。

  他們行至半道,突然狂風大作,天幕驟然雷雲疊嶂,片刻下起大雨,這裡離最近的小鎮還很遠,徐尚提議就近找一個地方躲雨。

  車夫是本地人,對路況很熟,不一會兒,馬車就在一個荒廢的古刹門口停下。

  徐尚攙扶著李玉走進一間倒塌的屋子,屋內一片狼藉。

  他清理出一塊空地,又鋪上稻草讓李玉先休息,本以為這雨下一會兒就能停。沒曾想到了傍晚還沒停。

  于是,徐尚就提議今晚暫且在此住宿,帶著車夫找了一些樹枝,點起篝火取暖,又冒雨從馬車上拿了乾糧和水。

  飽餐一頓後,夫婦二人依偎著在一起,徐尚很快入夢睡去。

  「小子,快醒醒,你大難臨頭而不知。」

  徐尚聞言醒來,他揉著眼睛環顧四周,發現自己置身在一片林海裡。

  「誰?誰在說話。」,徐尚沖四周喊道。

  這時,一道黑影落在前方的樹杈上,徐尚定睛一看,竟然是一隻似曾相似的老鷹。

  「別看了,我就是你白日救下的那只老鷹。」

  「你怎麼會說話,為何能進入我的夢境裡。」

  老鷹不屑一顧說道:「那是你孤陋寡聞了。」,傳說,老鷹到了40歲的時候有一道坎,只要過去了,就可以像鳳凰一般涅槃重生再活幾十年。

  眼前的老鷹便在斷崖上渡劫失敗了,才深受重傷跌落地面被丁屠戶有機可趁。

  「你要小心李玉。」

  徐尚疑惑問道:「她是我的妻子,為何要小心?」

  「你壓根就沒有妻子,李玉早已不在人世。」

  徐尚臉上露出痛苦的神色都落入老鷹的眼裡,它突然說道:「難道你早就知道了?」

  徐尚沒有回答它的話,只是低頭看著腳尖。

  就在這時,天幕中驟然響起李玉的聲音,林海出現一道裂縫,俄頃化成齏粉。

  徐尚從夢裡醒來,看見李玉滿臉擔憂的蹲在旁邊。

  「夫君不管門外發生任何事情你都不要出來,待天亮後你就安全了。」

  此時,門窗驟然敞開一陣腥風撲面而來,熏得徐尚睜不開眼睛。

  一個大漢雙手舉著一根槐樹緩緩走進屋內,他長著紅色的鬍子,像虯龍一樣隨風飛舞。

「原來你躲在這裡。」,大漢森然一笑,露出滿口黃牙。

  李玉見到槐樹後,臉色嚇得煞白,失聲說道:「你把我母親怎麼樣了?」

  「哼,那個老婦人不願說出你的下落,被我一拳打成齏粉了。」

  李玉聞言跌坐在地上,淚流滿面痛苦不已。徐尚見此一幕,將妻子護在身後。

  大漢輕蔑的看向徐尚,緩緩走向他,臉上露出殘忍的微笑。

  李玉突然開口說道:「爹,求你放過夫君,我願意任憑你處置。」

  徐尚踉蹌幾步驚愕不已,沒想到眼前的漢子竟然是李玉下落不明的生父!

  5、父女重逢真相大白,老鷹贈金丹有情人終成眷屬

  李玉已然是個淚人兒,望著眼前的生父,她想起三年前發生的那一幕。

  她從馬車上逃跑後,慌不擇路跑進林子深處,李父也緊跟其後追進來了。

  父女二人你追我趕,穿行在密林裡。

  就在這時,密林深處響起嘶吼聲,李玉看到一條紅蛇正在撞擊一棵槐樹,只見槐樹伸出數不盡的樹根將大蛇纏繞起來。

  紅蛇也不甘示弱,它也裹挾著槐樹,就在它們打得難捨難分的時候,李家父女的闖入打破僵局。

  紅蛇張嘴說道:「快用大火點燃槐樹,只要你們救我,我願意把積攢的寶藏都給你們。」

  李父對女兒說:「我們去幫紅蛇,有了錢你就不用嫁給張員外了。」

  李玉聞言有些心動,可是她突然聽見槐樹一聲綿長的歎息,這聲音沒有怨恨,反而是自責。

  李玉問道:「槐樹你為何歎息?」

  槐樹說它是這座密林的守護者,它的職責就是看守困在此地的紅蛇。這紅蛇在百年前為禍人間濫殺無辜,被正道人士聯手封印在此。

  百年過去,封印鬆動,紅蛇想趁機逃走,槐樹拼死阻攔不讓它重返人間。

  李父卻說:「女兒,別管那麼多,天塌下來有高個子頂住,我們只要有錢就行了。」

  李玉輕蔑的看著父親,她接著問槐樹如何再次封印紅蛇。

  槐樹告訴她只要在紅色七寸處打上一拳就可以再次封印。

  于是,李玉不顧父親的阻攔走向紅蛇,找到七寸處揮拳而出。紅蛇疼的滿地翻滾,李父趕緊蹲在地上用石塊取火,他要點燃槐樹。

  李玉見到後,拿起地上的一根棍子打暈了父親。

  瘦死的駱駝比馬大,紅蛇忍痛揮舞著尾巴將李玉打得倒飛出去撞在槐樹上一命嗚呼了。

  紅蛇趁機叼走李父,進了密林深處。

  槐樹為了感激李玉的救命之恩,將她的陰神鑲刻在金絲楠木上,用了三年的時間才讓李玉孕育出人形。

  于是,李玉重回小鎮,得知徐尚已然替她報仇,為了報恩才嫁給他。

  可是,徐尚很快就發現了妻子的不對勁,雖然李玉可以像普通人一樣在白天行走,但是在烈日下竟然沒有影子。

  李玉可以一天不吃飯,但是必須喝很多水,有次水缸沒水,李玉沒有及時喝水,她的手背上出現如老樹皮一樣的裂痕。

  徐尚就是在傻也知道妻子李玉的不對勁,只是從來不願意承認罷了,他還幫著李玉隱瞞,不讓街坊四鄰發現。

  這份愛既偏執,又小心翼翼。

  另一邊,被紅蛇擄走的李父也有一番奇遇,紅蛇聰慧知道自己無法用本體逃出去,于是想了一個辦法,就是讓李父吞吃金蛇的金丹,以此附在他身上逃出去。

  紅蛇許諾,只要李父帶它出去,事成之後就把埋寶藏的地址告訴他。

  李父為了得到寶藏吞下金丹,大搖大擺走出密林,紅蛇得償所願。

  吃下金丹之後,李父被紅蛇的意識控制,他一直蟄伏在山林裡煉化金丹。

  就在不久前,金蛇煉化完成,並吞噬了李父的意識,重新回到密林找槐樹報仇。

  槐樹到死都不願說出李玉的下落,它臨死前讓天幕降下大雨就是為了拖延李玉進密林的時間,讓她可以逃過此劫。

  紅蛇狡猾見這場大雨有蹊蹺就在密林周邊徘徊,果然讓它發現了李玉的蹤跡,于是破門而入。

  金蛇看著徐尚,說道:「你身上有文脈的味道,吞了你的意識,我大道可期,重返巔峰。」

  它越想越高興,忍不住仰天長嘯,紅色的鬍鬚盤在臉上顯得詭異。

  就在這時候,鷹蹄聲響徹天際,接下來一個碩大的黑影破窗而入。

  只見,一隻老鷹用爪子勾住金蛇的肩膀,拖拽著飛出屋子直上雲霄。

  又是一聲鷹蹄。

  老鷹不顧金蛇的掙紮,眼中露出赤紅,它高傲的仰著頭飛向一朵雷雲。

  「哢嚓」一聲,雷雲似乎感受到被挑釁,它連續降下七道天雷盡數砸到老鷹身上。

  可是,老鷹飛向雷雲的速度沒有變,只是金蛇被紫雷擊中奄奄一息。

  李玉和徐尚站在院中看到這一幕驚愕不已。

  李玉解釋道:「老鷹這是在渡劫。」,徐尚雙手握拳緊張的看向天幕。

第九道天雷已經降下,老鷹和金蛇的身體漸漸變成齏粉

  「小子,我還是失敗了。這顆金丹給李玉服下便可以成為普通人,只是她的修為會消失,她將重新經歷生老病死。如何選擇,你們自行決定。」

  這時,一顆金豆子從天幕飄落下來,落在了李玉手中,她毫不猶豫的吃了,瞬間昏厥過去。

  當她再次醒來的時候,已經是在回小鎮的路上。

  到家後,徐尚攙扶著李玉下車,剛落地李玉掩面哭泣,原來她看見了自己的影子,老鷹沒有騙徐尚。

  第二年,徐尚攜李玉進京趕考,金榜題名得中狀元郎。幾年後,他辭官帶著妻兒歸隱鄉裡,然後開設私塾教書解惑。夫婦二人畢生行善積德,一生平安順遂。

  (故事完)
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