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» 民間故事:新婚之夜,新郎無意間聽到黃皮子談話,尋得道人幫助才逃過,從此一心向善

民間故事:新婚之夜,新郎無意間聽到黃皮子談話,尋得道人幫助才逃過,從此一心向善
2022/01/07
2022/01/07

永平府張家兒子張方志大婚,新婚之夜張方志正陪著來往賓客喝小酒喝的盡興,便被幾個好友推著來到了屋門外。

此時張方志難掩心中的激動,他張方志自詡不是什麼好人,可能娶到像孫蓮這般女子,實在是三生有幸,張方志被推著進了屋,就見他心心念念的孫蓮正端坐在床榻之上。

張方志小心翼翼的掀起孫蓮的蓋頭,登時便露出了女子嬌俏的面容,孫蓮朝著張方志勾唇一笑,迷的張方志神魂顛倒。

二人喝了交杯酒,可張方志卻緊張了,都說人有三急,張方志也不例外,可偏偏在這緊要關頭來了。

張方志漲紅了一張臉,連忙推開孫蓮捂著肚子急吼吼的說道:「蓮兒,你先等等,我去個茅房。」說著,張方志一溜煙就跑了出去。

屋外正準備聽牆角的好友見張方志進去沒幾分鐘就跑了出來,哄然大笑一陣便散去了,張方志徑直朝著茅房跑去,頓時一瀉千里。

此時張方志腦海裡正暢想著一會兒的美好畫面,然而茅房外卻忽然起了一陣大風,連忙提褲就要出門。

一路小跑著來到房門外,正準備推門而入的時候,忽然一陣嘀嘀咕咕的說話聲傳入張方志耳中,這聲音很是陌生,不屬于這裡的任何一個人,張方志有些好奇,便朝著聲音來源的方向尋去。

只見房後的一片草地之中,竟有兩隻黃皮子正嘀嘀咕咕說著人話,其中一個黃皮子體型略大,如同人一般直立著身子,另一個黃皮子體型小一些,但也同樣是直立站著。

張方志被眼前的景象,瞬間酒醒,兩個生物說著人話,誰能不怕?張方志正想著,慌忙就要跑。

就在這時其中一隻黃皮子突然開口笑道:「哈哈哈,今天就是了結張方志,阿黃我讓你準備的東西都準備好了嗎?」

那個叫阿黃的小黃皮子點頭應道:「準備好了,一會兒等張方志進了屋,阿姐就會行動。」

「做的不錯,等你阿姐成功,阿白的事也算了了」老黃皮子說著,竟是有些哽咽的抹了抹眼淚。

聽到這些,這群黃皮子要弄他?他們口中的阿姐是誰?

張方志陷入了沉思,忽然他像是想到了什麼,身子陡然一震,半年前他同好友一起到山中遊玩,回來的路上張方志竟是獨自迷了路,就在他找下山路的時候,突然一個頭戴斗笠,身穿紅袍的身影來到他面前。

張方志一開始以為是個小孩,便開口問道:「哎,小娃娃,山路你可熟悉?帶我下山,我給你一筆豐厚的報酬。」

結果那小孩並不理會他,反而是問道:「嘿嘿,你看我像不像人?」

說完,面前的小孩忽然抬起頭來,張方志大叫一聲,面前的不是小孩,而是一隻白毛黃皮子,張方志大罵一聲,一腳將那黃皮子踢了出去,正好摔在一顆尖石之上,那白毛黃皮子當時就咽了氣。

當時張方志認為不過就是只黃皮子沒什麼大礙,卻沒想到自那以後倒楣不斷,現在又遇上這檔子事,莫非這幾隻黃皮子是前來做了斷的?

張方志想到這裡,哪敢再回到房間裡去?連忙就朝著屋外狂奔而去,路上路過一片柳樹林,張方志想起話本子裡寫的故事情節,也不管真假,便扯下幾根柳條綁在了腰間。

張方志一路朝著青雲觀走去,觀中浮生道長與父親乃是舊相識,他也常跟著父親一同來此找浮生道長敘舊,他知浮雲道長有些本事,或許可以幫助自己。

然而就在他快到觀門口的時候,身後忽然出現了兩隻黃皮子,正是剛剛在屋後說悄悄話的兩隻,倆黃皮子見張方志遲遲沒有回屋,這才意識到事情敗露,便一路跟了過來。

張方志見那倆黃皮子盯著自己,也不敢多想,連忙抽出腰間的柳條朝著倆黃皮子,登時一陣金光閃過,倆黃皮子痛的大叫一聲,身體朝著後方便摔了過去。

張方志見狀扭頭就跑,三兩步就鑽進了道觀之中,倆黃皮子見道觀金光四射,也不敢靠近,只好氣鼓鼓的盯著張方志消失的方向捶胸頓足。

進了道觀,張方志輕車熟路的找到浮雲道長將此事一五一十的告訴了道長。

浮雲道長歎了口氣:「幫你是可以,只需你的三根頭髮便可。」

到了這個時候了,張方志哪裡還顧及什麼「身體髮膚受之父母」的事情,想都沒想便從頭髮上扯下三根遞給了浮雲道長,「道長,你一定要幫幫我啊」

浮雲道長點點頭,便接過了那三根頭髮放在了一個木盒子之中,緊接著便拿出一張黃表紙歪歪扭扭的撕下了一個小紙人的形狀,又用朱砂筆在小紙人臉上畫上五官。

浮雲道長將小紙人在一張八卦陣圖上一拜,口中念念有詞,緊接著單手捏起剛剛的三根頭髮朝著小紙人身上一甩,頓時一陣金光亮起,那原本歪歪扭扭的紙人竟在眨眼之間變成了人。

張方志震驚的望著面前的人,此人和他長的一模一樣,若不是剛剛看到了那一幕,他恐怕都要認為這人就是他孿生兄弟了。

相比張方志,浮雲道長並不驚訝,反而是輕輕一笑,朝著面前跟張方志長的一模一樣的紙人揮手說道:「去吧,按照我說的做。」

紙人木訥的點了點頭,便緩緩的走出了門,浮雲道長此時也輕歎一聲:「走吧,我們也跟著去。」

浮雲道長說著,便一人貼了一張隱身符緊跟著前方紙人走了出去。

二人一離開這裡,就看到兩隻黃皮子也尾隨其後,不知在打著什麼算盤。

紙人搖搖晃晃的進了屋,張方志也尾隨其後,倒是浮雲道長站在門外沒有進,張方志本想開口問問,可忽然想到了什麼,連忙便閉口不言了。

張方志一進屋,就看到孫蓮看著那紙人,隨即就嬌嬌柔柔的說道:「相公,你跑哪裡去了,人家等了你半天。」

小紙人剛剛原本沒有表情的面孔,忽然笑了笑,便朝著孫蓮緩緩靠近,孫蓮見狀眸色一轉,一把將那紙人撲倒。

過後,張方志就見孫蓮朝著紙人面上輕輕吸了一口氣,紙人頓時便雙眸失色,沒了動靜。

孫蓮見狀哈哈大笑一聲,緊接著身子便倒了下去,不一會兒一隻小黃皮子的身影從其身中鑽了出來,朝著門外便奔了出去。

片刻後門外傳來陣陣歡笑之聲,剛剛被稱為阿姐的黃皮子笑道:「成功了,我吸走了那小子的元氣。」

老黃皮子亦是十分高興,連連叫好,片刻之後,三隻黃皮子美滋滋的離開了張府,一直隱匿在外的浮雲道長這才現了身。

浮雲道長走進屋的時候,張方志已然幫孫蓮穿戴好,而剛剛還如同他一般模樣的紙人,此時此刻失去了活力,又變回了原來的樣子。

張方志連忙朝著浮雲道長道謝,浮雲道長卻是歎道:「此方法也只能助你逃過一劫,這終究是你種下的果,現在那三隻黃皮子以為自己得逞,但紙終究包不住火,你需要在這段時間誠心悔過,到時或許還能再留一絲機會。」

張方志再三謝過浮雲道長,經歷了此事,張方志一改從前惡習,更是出資在周圍蓋了一座黃仙廟,每日誠心悔過,終是與孫蓮幸福快樂的度過了此生。

只不過那天晚上發生的事情,張方志誰也沒說。


用戶評論